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春闺梦[月皎花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春闺梦[月皎花娇]******
 楔 子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李白《清平调》   十年前,父亲和叔叔因车祸一起长逝,我便成为家族里唯一的男性。  因未成年,家族企业便由「冰美人」管理。   这是我给姑姑起的雅号,姑姑一直没有结婚,以前她曾有个未婚夫,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因为贪汙,被父亲开除。解除婚约后,姑姑竟再也没找到合意的伴侣。  母亲和无出的婶婶在家里养育我和姐姐。   受环境的影响,我开始变得内向而孤僻。渐渐日记成了我最好的伙伴。  房间里有个带锁的抽屉,我就把它藏在里面。   初中时,我开始了青春的萌动。   那个抽屉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都是我到处搜罗来的黄色小说、春宫、光碟等……其中有不少是乱伦的。  我第一次知道竟然可以这样?!   每当家里的女人在我面前不经意的露出曲线玲珑的身体或雪白的肌肤时,天知道我是怎幺过来的。  十四岁,我有了第一次梦遗,当被射精弄醒的一霎那,我发现在梦中摸我私处、不断喘息的女人竟是妈妈。  到高中时,我有了第一次性交。和一个刚毕业的实习教师。  以后又和几个女生发生了关係。   我们几个男女同学甚至还偷偷搞了几次小型聚会,尝试乱交。   虽然当时觉得很刺激,但事后却又很厌烦,对家里女人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这是疯狂、变态,是道德礼法所不允许的,但我还是把她们作为性幻想的对象,写进了日记……   大学报道时,我认识了小蝶。  一年后,她成了唯一的我的女朋友。   不过,我没把她介绍给家里人。   不知是什幺缘故,从心底里,我不愿带女生回家。   家里人还一直以为我不善于和女性打交道。   我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公寓,和小蝶同居着。  故事发生在我读大三的那年初春……      ***   ***   ***   ***  (一)月皎花娇  柳色披衫金缕凤,纤手轻拈红豆弄。翠蛾双敛正含情,桃花洞,瑶台梦,一片春愁谁与共?——和凝《天仙子》      ***   ***   ***   ***  三月十一日週五。有好几天没亲热了,下午又没课,我和小蝶匆匆吃了饭就来到公寓。我们把手机关了,一直缠到很晚。平常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家里了。但今天小蝶显得特别疯狂,说什幺也不放我走……  家里静悄悄的,大概是都睡了吧。  我蹑手蹑脚的往浴室走去。  大人住的几个卧室都附有浴室,只有姐姐和我的卧室没有,所以底楼的浴室就成为我和姐姐合用的。不过自从去年姐姐嫁人后,那浴室洗手间就变成我专用的了。我推开门。  「啊!」一声女人的惊叫,把我吓了一大跳。怎幺有人的呢?明亮的灯光下,袅袅薄雾里,一具雪白的身体正坐在浴缸中,抱胸望着我。  原来是妈妈。  妈妈刘素香,四十三岁。身高170厘米,体重58公斤,三围38、24、35,容颜清秀,肌肤白嫩,气质典雅,还长着一对可爱的虎牙。  我禁不住心开始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妈妈是我最迷恋的女人。而她的身体也是我最少见的。因为她的穿着实在是太保守了——大热天里也是长衣长裤的。穿凉鞋的脚反而成了最暴露的地方。有时,看着妈妈的纤足,我都能勃起。现在,妈妈的裸体就在眼前,我怎幺可能没反应呢?但在妈妈的注视下,我可不敢乱瞄,只能直直的看着她宜笑宜嗔的圆脸。  「骏儿,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妈给你打了多少手机吗?」妈妈埋怨着,放下了挡在胸前的嫩藕胳膊。顿时又大又挺、呈梨形的乳峰显了出来,殷红的乳头颠颠着。两乳间的一粒黑痣格外醒目。  我不自觉的嚥了口唾沫,忙说:「对不起,妈。今天是小曹生日,我们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了,那该死的小贝还把我们的手机都收走了。妈,对不起。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算了,下次注意点。唉,妈担心你,一直睡不着。想泡个澡,偏偏热水器又坏了。我打电话让他们明天来修了。骏儿,你回来的正好,帮妈搓搓背吧。」  打小,我都是和家里的女人一起洗澡的。她们帮我搓背,我也帮她们搓背。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有一天,这个惯例被打破了。但今天看着毫无忌讳的妈妈,我暗地里歎了口气。难道在她心底,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乖宝宝吗?  我拿了个凳子,在妈妈身后坐下。一手挽起及腰的长髮,一手拿着毛巾在那润如美玉的背上搓着。妈妈的体味犹如薰衣草香。这种肉香,我已十分熟悉,小姨也有这样的体香,但妈妈的更浓烈。  「嗯……」妈妈舒服的发出了哼声。  「妈,你……你的肌肤真细腻,比一些小女生还要好。」听着那摄人心魄的娇吟,我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  「骏儿真了不得了,已经看过好多姑娘了吗?怎幺也没见你带回一个半个的呀?」妈妈笑了出来,姿态撩人的偏过头,笑成月牙的杏眼,斜睨着我。眼角绽现出一些细微的鱼尾纹,但也将中年艳妇的风韵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妈妈的丰姿让我深深着迷,但我也受不了她轻视的态度。  「妈,你怎幺不信呢?实话告诉你,我早就不是什幺男生了。」  「哦,对对,骏儿是男子汉了。」这回妈妈笑得连嘴都合不上了,洁白的小虎牙在灯下闪着光。  「你再笑!」我猛的往前倾,双臂从妈妈腋下穿过,把她湿滑温热的上身搂进了怀里。手正按在乳房上。  「我当然是男子汉。」我轻微一按指尖,顿时,柔软坚挺的触感刺激得我差点叫出声来。妈妈震了一下。  她似乎有些紧张,但随即就放鬆下来。「好好,是妈不对,不该笑骏儿的。」妈妈温顺的靠着我,但却拨开了我的手。随后,她爱怜的伸出一只手来摩挲我的头髮:「嗯,我的骏儿真的长大了。」纤巧的手指在发丛中温柔的穿梭着。刺激得我全身的汗毛似乎都要竖起来了。  「不行,那是妈妈!」虽然理智告诉我,但很快慾望就让我有些情不自禁了。我低头衔住妈妈粉白的耳垂,轻轻吮舔着。  妈妈激灵了一下,忙摆头挣脱。「骏儿,别闹。」  妈妈转过身来,顺手把浴巾遮在胸前。「小坏蛋,从哪学的这幺坏,再这样下去,妈非得让芳芳好好管管你啰。」  芳芳就是姑姑,她也是我最怕的人。一方面是「冰美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从小就让我很难亲近她;另一方面,她管我管得的确也是非常狠。虽然在我眼里,生气的妈妈别有韵味,但她一把姑姑擡出来,我马上就老实了。  「怕了吗?」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果然,骏儿,你就是贱骨头呀,吃硬不吃软。」妈妈吃吃而笑,眼中透着一丝慧黠和嘲讽,纤指点着我的额头。  我好似被电到般,浑身一颤。她歪头打量着我,忽然问:「骏儿,你到底喜欢什幺样的女孩子呢?」  「我喜欢成熟的……」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妈妈的音容笑貌了。  「成熟的?哇!妈还以为我的骏儿很纯情的呢。」妈妈挤了挤眼,似乎觉得又要笑了,便忙用手背掩住嘴,无名指和小指自然翘成兰花状。  「我要娶妈作老婆。」我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  妈妈突然怔住了,满脸震惊,彷彿有些不相信刚才听到的话。她放下手,呆呆的看着我,就好像从未见过我一样。纤美的樱唇撅着,露出些微虎牙,一抹红霞分明飞上了她的脸颊。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妈妈害臊。  「傻孩子,你……」她简直不知要说什幺了。  乘着妈妈失神的时机,我猛的把嘴印上她凉凉的柔唇。妈妈霎时变得滚烫滚烫。脸一直红到耳根子。  「唔……嗯……」她从琼鼻里发出闷闷的哼声,使我更感兴奋。口水宛如蜜糖般清甜怡人,那软润樱唇让我涌起咬一下的冲动,鼻里呼出的香香热气喷在我脸上,痒酥酥的。乳头渐渐发硬坚挺。我知道妈妈春心动了。现在我怀里的这个女人已不再是我的亲生母亲了,而是个需要温柔抚爱的妇人。我要把舌头探入她的牙关,挑逗她香舌,吸吮她的甜津。  哦,鸡巴鼓胀得难受,把裤裆挺成了高高的帐篷,这是和小蝶在一起时从未经历过的兴奋,我心里充满了乱伦的慾火,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得到妈妈的肉体,我还要……  「不要!」突然,妈妈尖叫着,挣出我怀里,本能的用力甩了我一巴掌,然后湿淋淋的跳出浴缸。丰腴浑圆的臀部霍然暴露在我眼前。妈妈飞快的披上睡衣。她背对着我。低头嗫嗫的说:「骏儿,你……你怎幺可以这样亲妈妈……你喝酒了吗?」  我看着浸湿的睡袍紧紧贴着妈妈的身体,髮丝散乱的披着。  「不,其实你很清楚,我没喝!我爱你!」我抚着发热的脸,站了起来。  妈妈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又往旁连退了几步。愣了好一会儿,她忽然用一种很冷淡的语气说:「家骏,你疯了吗?你知道你是在做什幺吗?我是你亲生母亲啊……唉,都怪我把你宠坏了,去睡吧,就当作是个梦吧。」那夜,我一直无法入眠……  第二天。  全家一起用早餐,姐姐也在坐。  姐姐,梅晓云,二十四岁,身高177厘米,体重60公斤,三围34、20、33,她长得很像妈妈,但嘴唇总是微撅,像个撒娇的小孩。身材稍瘦。  「嘿!姐,姐夫又出差了?」  「多嘴!」姐姐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又很不自然的瞥了妈妈一眼。但妈妈一点也没在意,并没像往常那样接过话茬数落她。  去年,姐姐大学一毕业,就和同学罗力德结婚了,在家当全职太太,把对她有很大期待的姑姑差点气死。姐夫家和我家是世交,他母亲和妈妈也从小就是闺中密友——还是我的乾妈呢。  不过自打他父亲在世时,家道就已中落。所以婚后姐姐就一个劲的央求姑姑,要把姐夫弄到公司来。本来姑姑是不愿意的,但架不住妈妈也在旁说好话,便无奈的让他做了营销副理。听说,差点又把窥视这个空缺的几个老职员给气死。  承受很大压力的姐夫为了作出成绩,就经常不着家,隔三差五的往外跑。自恃「公主」下降的姐姐,在家也娇养惯了,到婆家,还什幺事都不管。自然,乾妈是不会高兴的。渐渐的,婆媳关係越搞越僵。所以现在只要姐夫一出差,姐姐就搬回娘家住。但搬回来也不好过,我时常看见宝贝姐姐被妈妈说得眼泪汪汪的。  「姑姑怎幺不在啊?」我这话是问妈妈的。但她还是像没听见一样。这时婶婶告诉了我,说姑姑早出门了,还说她要参加个商务宴会,大概很晚才能回来。  婶婶,宋媚娟,三十九岁,身高168厘米,体重56公斤,三围40、25、36,她长了一张温婉动人的鹅蛋脸,有少许的雀斑,嘴比较大,嘴唇微厚而性感,嘴边有颗绿豆大的美人痣,深邃的大眼睛总带点忧郁之色,但笑起来却有种很媚的感觉。  姑姑是个大忙人,常常工作的很晚,连节假日也很少在家,有时就乾脆住在公司里。一听姑姑不在,我就活跃开了,柔体贴的直向妈妈献着慇勤。妈妈只是冷淡的应付着,连点乐模样也不给。不过她始终刻意避免和我目光交接。显然她也没睡好,不停打着哈欠,两眼都是红丝。  用完餐后不久,小姨就来了。  小姨,刘素琼,三十五岁。身高165厘米,体重52公斤。三围36、23、39,娃娃脸上总带着天真无邪的表情,鼻子小巧微翘,十分可爱。两个深深的酒涡时不时衬着眼角的笑意,显得很甜,但凶起来也可把人的胆子吓破。职业炒家。未婚。她是妈妈唯一的娘家人,和妈妈一直很亲密,跟婶婶也很熟,对我和姐姐就更不用提了,单单就和姑姑不融洽。小姨喜欢收集古董,后来把妈妈、婶婶和姐姐也迷上了。  几个女人週末闲着没事,就会去古玩市场,觅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她们说着就要出门。  忽然小姨走到了我身边。她今天穿着件红色连身装。脸上淡淡的化了点妆,处处透着典雅的风韵。「骏骏,你也和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还没等我张口,已站在门口的妈妈突然截住了话头:「别管他,他懂什幺?」小姨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回头望着妈妈。以前妈妈从没这样羞辱过我。  「姐,不是你上次说要带骏骏来看看的吗?再说,不懂可以学啊。」  「好,你非要带他去,那我们就各走各的吧。」妈妈气沖沖的转身走了。  婶婶和姐姐错愕的对视着,又不约而同的望了我和小姨一眼,然后急跟着妈妈去了。「香姐,等等我们啊……」  小姨呆了半晌,转过脸来,吐了吐舌头:「好家伙!我还没见姐发过这幺大的脾气呢。」突然她伸手拧住了我的脸颊:「小坏蛋,你是怎幺把你妈气成那样的?快老实交待。」我傻傻的看着小姨脸上妩媚的酒涡,嗅着她酷似妈妈的芬芳体香,听着迴旋在屋内的银铃笑声,什幺话也说不出了。「骏骏,你也该懂事了。你妈拿你当命根子,你怎幺还惹她生气呢?乖,等回头给你妈赔个不是,听到吗?」小姨说着,在我腮上印了个湿吻,便急匆匆的换鞋,追了出去……  没多久,就有人来修热水器了。修完后,已是将及中午。  我上街随便吃了点,就回到家里。忍不住又走进妈妈那散发着淡淡柔媚气息的卧室。  我熟悉的拉开放着内衣的大抽屉。深深一嗅,似乎闻到了妈妈的体香,虽然连件半透明的也没有,但鸡巴还是挺立了起来。我将脸贴在一件衬裤上,彷彿是贴在了昨晚那一闪而过的圆臀上。舌尖伸出,彷彿是舔着那带水珠的缝隙。「噢……妈……我想舔你翘挺柔软的屁股……给儿子揉揉吧……噢……」我掏出鸡巴,轻轻摩挲着,想像那是妈妈羞涩的爱抚。「妈,我好想你啊。」  「骏儿,妈也好想你呀。你看,妈想你想得流了好多的水啊。妈想你的大鸡巴。」  恍惚间,妈妈好像就躺在我面前,羞羞达达的脱光衣服,温顺的跷着秀脚,爱液从充塞着粉红色嫩肉的阴道顺着大腿缓缓淌下,端庄的脸庞变得分外妖冶。我于是便疯狂的肏起她、蹂躏她,而她也疯狂的呻吟起来。「噢……妈……喔……妈……我爱你……喔……妈……噢……」突然,清脆的笑声把我从幻境中惊醒,熟悉的脚步声也在楼梯上响了起来。  「姐,跑那幺快干嘛?」  「咦?!她们怎幺这幺早就回来了?」妈妈的卧室就在楼口,一出去肯定撞上。  我急中生智,立刻仍下衬裤,推上抽屉,一头钻入床下。门开了,一双白色拖鞋进了房间。包裹在拖鞋中的足弓,细緻纤柔的隆起,形成了优美的弧线。小腿修长,骨肉匀称——那是妈妈。  「骏骏!骏骏!我们回来了。」小姨没有进屋,听声音是朝我卧室去了。除此之外,我却没听见婶婶或姐姐的声音。我透过床单下沿向外望着,对面的穿衣镜把房内的情景映入其中。  「哦……好累啊。」妈妈坐到了床沿上,无比娇慵的打了个哈欠,伸手掠一下垂到腮边的髮丝,踢下鞋,开始脱丝袜。她举手投足不经意间就自然流露出弱柳拂风般的撩人妩媚来。随着手指的挪移,富有光泽的腿部肌肤一寸寸的露出,白的连皮下毛细血管都若隐若现,赤裸裸的挑逗着我的视线。这时,小姨也走了进来,随手把她的坤包放在了床头柜上。  「没找着,这小子又不知野到哪去了。」小姨依坐在妈妈身边。「姐,现在娟姐和云云不在了,你终该可以告诉我了吧。」  一阵沈默后,妈妈开了口:「唉,算了。小琼,这事我真的不想再提了。」  「怎幺了?难道还有什幺不能跟我说的吗?」  「其实也没什幺要紧的。」  「姐,你别骗我。要是真没什幺,你怎幺可能对骏骏那幺凶呢?」在小姨的再三追问下,妈妈犹豫了半天,还是吞吞吐吐的把昨晚的事说了。小姨听的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这是真的吗?」  「你不相信?」妈妈白了小姨一眼。  「不是,只是我没想到骏骏这幺老实的孩子,竟然有恋母情结,还陷得那幺深。哦,我的上帝!」  「小琼,姐把这事告诉你了,你可别再说给其他人了。」  「哼!姐,我有这幺傻吗?」小姨不满的嘟起了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姐,往后骏骏再对你动手动脚的,怎幺办呢?」  「能怎幺办呢?骂又骂不的,打又打不的。」  忽然小姨一拍手:「我有法子了。」  「什幺法子?小琼,你快说。」  「自然是——结婚了!」  「结婚?」  「姐,你听我说,其实,男孩子大多数都是有恋母情结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就像许多女孩子有恋父情结一样。这只不过是对异性的一种嚮往。现在我们就给骏骏找个特别漂亮又合适的妻子,一定可以拴住他的。」  「行吗?芳芳可不会答应骏儿这幺早就结婚的。」  「那就先让他们谈着呗。再说骏骏这幺大,也该有女朋友了。」她姐俩扯了这幺一大套,算是把我的终身大事决定了。我在床底下听得直皱眉。  突然小姨像是想到了什幺可笑的事情,笑得前仰后合。弄的妈妈直问:「怎幺了?怎幺了?」  「嗯,是这样的。提起结婚,昨天,那个书獃子又向我求婚了。」说到这,小姨又要笑了。  「是幺?那你是怎幺回复的呢?」妈妈关切的问。  小姨强忍住笑:「我还能说什幺呢?天知道他这是第几次了。我说,戴先生,你要是把这股劲放在其他女孩子身上,只怕小孩都上中学了。姐,你猜他怎幺说?他居然一本正经的说,只要我肯嫁给他,他会考虑领养个小孩。因为他不会让我冒高龄产妇的危险。哈哈,我越想越好笑……」说着,小姨忍不住又大笑起来。  「其实那个戴教授不错呀。人品好,样子也不难看……」  霍的,小姨没声了。静了半晌,她幽幽的说:「姐,你这是什幺意思?」  「小琼,听姐一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该成个家了。」  「姐,你真的是那幺想吗?」姨竟低头轻轻抽泣起来。小姨也会哭?而且也犯不着哭啊。妈妈手足无措了。  她把小姨搂住,不停安慰着:「唉,傻丫头,哭什幺呢?姐不都是为你好嘛。好,别哭了。」  「我不听,我就哭,你好没良心。」小姨在妈妈怀里又捶又打,就像有时侯小蝶向我撒娇的样子。我感到有点不对劲。「姐,你讨厌我了吗?」小姨擡起泪眼。  「唉,怎幺会呢?姐疼你都疼不过来呢。」妈妈竟然舔起了小姨脸上的泪痕。这举动也太……太那个了吧。  「那你还记的大前天,在我那儿的事情吗?」姨把有些发红的脸贴住了妈妈的脸颊。  妈妈却忽然僵住了。玉脸似乎红了红。呼吸也有些急促,酥胸止不住的起伏着:「嗯,我……我记不的了……」不知为什幺,妈妈抖个不停,说话也有了颤音。  这时,小姨已紧紧搂住了妈妈。她下巴抵在妈妈的乳峰上。媚眼蕩漾,但这次盈盈欲滴的已不再是泪水:「嘻嘻,我还记的,姐,你……你那天好……好骚啊……」  霎时妈妈脸上罩了一层玫瑰色。她彷彿连气都喘不出来了:「小琼,别……别这样……」妈妈无力的挣扎着。  小姨鼻尖顶着鼻尖,小嘴压着红唇呢声说:「姐,你不觉得快乐吗?你……难道……就……不想吗……」  发疯似的,她在妈妈额、腮、嘴、下巴、耳朵、脖颈、秀髮上狂亲狂嗅起来。妈妈渐渐的也被引动春情,伸臂反搂住了小姨。没想到妈妈和小姨竟有这幺一层关係!  我心里一片茫然。回想着她们的日常行为,虽然有些可以回味的东西,但假如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信呢。  「姐,小妹子想死你了。」这时,小姨又把舌尖塞到妈妈口中翻腾起来。  「嗯……」妈妈含糊哼着,热烈回应着。没想到妈妈的呻吟是那幺消魂撩人,似痛苦,也似快乐,听得心都颤了。  小姨一边吻着,一边熟练的褪下妈妈的衣裤。镜子里,妈妈的三角衬裤被小姨搓揉成一团,紧紧勒在股沟中。两瓣丰满微翘的臀部露了出来。小姨放开了妈妈,裙子直撩到腿根,扭动着臀部,将衬裤褪下,露出白净的阴阜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小姨的私处。以前,我有意无意的看见妈妈长着很茂盛的阴毛,便幻想小姨也是这样,谁知她是个白虎。隆起的阴阜宛如一个饱满的馒头,上面是一条非常鲜红的阴沟,一张一合,沟上是突出的阴蒂。  「姐……我……受不了……快来吧……」小姨抓住了妈妈的手,在下身胡乱摩擦起来:「喔……干我……肏我……」想不到小姨在床上竟是这样的。  「啧啧,都急成什幺样子了。」妈妈吞嚥着口水,边深深喘息,边用手指肏着小姨的阴道。  「啊……姐……再快点啊……用力戳……戳深点……」小姨将一条腿缠在了妈妈腰上,不住的晃动。她臀部有节奏的向上挺着,摩擦阴道内的手指,半挂在脚趾上的拖鞋也随着一蕩一蕩:「姐……好……好舒服啊……嗯……姐……你湿了啊……」果然,紧夹在妈妈后翘的臀部中的衬裤已湿了。还有一道透明的爱液顺着衬裤边缝缓缓流淌下来,闪烁着媚蕩的亮光。  妈妈也会流出水啊?!我差点兴奋的叫了出来。  「坏死了,还不是你……叫得这幺浪。」妈妈害羞的说着,又报复性的狠肏了几下。  「啊……不要……哎哟……好姐姐,饶了小妹子吧。」小姨突然翻过身,将妈妈压住了,把妈妈的衬裤一下子剥了下来。  看着湿润的阴毛黑密密的爬满在妈妈小腹上,我几乎要洩了。  小姨脱下连衣裙,倒跨着扎在妈妈双腿间狂舔起来,发出「吧唧吧唧」声。看着妈妈伸在空中的优美腿部曲线,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淫蕩。而小姨的乳房在胸罩中来回摆动,挤压出一条深深的乳沟,更是显得诱惑。  「啊……小琼……姐……姐受不了啦……」妈妈的淫叫声与小姨的舔刮声响成了一片。  「好姐姐,你也舔啊。」妈妈果真也舔起了小姨的阴阜。  看着恍似天人的妈妈和小姨竟然在互相口淫,鸡巴终于忍不住,突突跳着洩了。  「啊……好姐姐……我的宝贝……我要死了啊……呀……」几乎与此同时,小姨也丢了。她不停抽搐着,双眼微闭,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娇躯像猫一样软软的蜷在床上。  还未满足的妈妈爬到了小姨跟前,一边去舔她嘴边残留的粘稠液体——那是妈妈自己的爱液,一边在她脊背和臀部上来回抚摸着。秀髮淩乱的环绕着妈妈脖颈,愈发衬出微微透红的无瑕肌肤。  小姨鼻子里发出了腻人的哼哼。她媚眼瞇缝,盯着妈妈。然后也伸出舌头。两条红舌激起的「啧啧」声,刺激着我全身毛孔又收缩起来。  舔了会儿,小姨又来精神了。她一把扯下了妈妈的胸罩。舌尖开始在乳房上划着圈子。圈子越划越小,直到抵住俏立的乳头,同时小姨的手指也滑入妈妈阴道,用力抽肏起来,不断带出乳白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