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淩乱的百合[第1卷1-18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淩乱的百合[第1卷1-18全]
楔子  隋义坚用最后一点的耐心搞完手头的工作,跟科长请假早退一会儿,来到燥热的外面,又感觉没有了去处,干脆坐着地铁转了一圈又一圈儿,也没什麽目的脑子裏一片空白,感觉坐烦了,随着人流下了车,随着人流走,直到感觉到闹哄哄的,才发现来到了后海这裏。  漫无目的走了两三个小时,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环顾四周才发现这地方有点眼熟,才想起这裏彷佛离外公家很近,隋义坚知道妈妈对她的这个继父很不满,从小到大只有春节时才带他来这裏吃一顿饭就走,但隋义坚感觉外公对他非常热情,自己在感情上也朦朦胧胧感觉老头很亲近。  隋义坚觉得既然现在也没什麽事,恰好走到了这裏,就随手买了六百元的两桶茶叶去看看外公和外婆,这是长这麽大第一次没有和妈妈一起来外公家做客。老头是北京城小有名气的中医,当年妈妈被人强奸怀了他,还是老头把原来中医院的工作名额给了妈妈这个继女,不然妈妈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可妈妈对老头总是有些敌意,隋义坚感觉妈妈对老头有点刻薄了些。  隋义坚走进小小的四合院,老头正在泡制中药,看到他走进来有点惊住了,楞了好一会儿,颇有点受宠若惊神情,连连招呼着他坐下又是茶又是烟的,看到老头的神情,隋义坚真是有点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了。  两人对面坐下,閑聊了几句就没话可说了,老头只是端详着他傻呵呵的笑,把隋义坚看得都有点毛了,老头已经78岁,但身体还是非常不错的,身体略瘦面容清癯红润,没听说老头有什麽毛病啊。这才想起把手中的茶叶送到老头面前。  “这是给您买的茶叶,也不知道您喜欢什麽茶,就随手买了点。”老头这次更激动了,用颤抖的双手接过茶叶眼圈儿都有点红了,一叠声说道:“不错、不错,很好了这个就挺好,我就喜欢喝这个。”隋义坚知道老头这个四合院就是他的,而且现在还给一些大佬保养医疗,他这裏什麽样的茶叶都有,这点东西就是个心意,看到老头高兴也很开心。  又閑坐几分锺,隋义坚就要起身告辞了,老头的神色有些失落,随口问道:“你姥姥去你小姨家了,你吃饭了吗?要不一起吃个饭吧。”看看老头的样子,隋义坚也有些不落忍,就答应了下来。“想吃什麽?我请你吃,什麽都行不差钱。”老头似乎怕隋义坚跑了一样,急急忙忙找来衣服和钱包。  “就吃爆肚吧,简单方便,您还能喝点不?”“当然、当然,现在身体没问题,喝多少我陪着你。”两人相随着走出小院。“你也喜欢吃爆肚?这附近就有一家相当地道的小馆子,咱们就去那裏,大饭店的东西就是样子货,好看不中吃。”老头的语气裏有些得意和炫耀的意思。  隋义坚附和着老头的问话和唠叨,跟着七拐八拐逐渐远离热闹喧嚣的主道,走进一家虽小但很整洁的小饭馆,两人坐下要了三份爆肚和几个小菜,老头看隋义坚四下打量环境,说道:“这裏的爆肚最好了,我经常在这裏吃,很干凈的。”  两有一搭无一搭的閑聊,基本都是老头问,随义坚随口敷衍,酒菜上来喝了几口,隋义坚感觉怪怪的,自己这是怎麽了,没什麽事儿和这老头聊什麽呀,这时听到临桌两个酒客说,昨天去天津结果汽车爆胎,在高速上等了四个小时,真是倒霉催的,另一人接口说,人生四大倒霉:汽车冒炮、火车掉道、新娶的媳妇不让肏、新买的驴子不上套。  本来就有心思的隋义坚,狠狠喝了一大口酒,却呛着了狼狈地咳嗽起来,也不再理会老头的唠叨,闷闷吃菜喝酒。老头絮叨几句,见隋义坚不搭腔,也停下来只是陪着他吃饭。  “你有烦心事?工作不顺心?还是在家裏受气了?如果缺钱跟老子说,老子帮你。”隋义坚没听清老头的自称,摇摇头一口抽干杯中酒,老头又给他满上,小心翼翼地仔细打量着他,“是女人,跟女人有关的事。”隋义坚下意识地回道:“你怎麽知道?”马上回过神来闭口不言。  老头得意地开始讲故事,什麽六岁跟道士老子学算卦八岁能读书,十二岁开始学中医,反正是七百谷子八百年糠的烂事儿,也不管隋义坚听没听,自顾自说着,都快吃完了才带戏谑的神情问道:“是不是受丈母娘的气了,你丈母娘勾引你了?”隋义坚又一次被酒呛着了。  “我就知道,我看面相还是很準的,你那个丈母娘就是面带桃花、心有杏花、身似杨柳,你结婚时她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早晚你就是她盘裏的菜。”隋义坚又好气又好笑,这都什麽跟什麽呀这老头真会瞎琢磨,“不会错的,我看面相就知道,当年我看你妈就是有宜男之相,果然就是儿子。”隋义坚喝光杯中酒,摇摇昏沈沈头,老头又热切问道:“你没从,还是你想上她,她给你气受了?不应该呀,那个妇人面相,看你的眼神绝对不会拒绝你的。”  隋义坚没好气地说道:“你胡说什麽呀,根本没有那麽回事儿。”老头疑惑地看着他:“那就是外面有女人,你小伙儿要模样有模样,也不太缺钱,那个女人这麽眼瞎了看不上你呀,就凭你从小喝过我配过的药酒,只要上手了,就没有那个女人能离开你的吧。”  隋义坚心裏嘀咕,真能胡吹。以前没发现这老头有这毛病啊,上手都很长时间了,孩子都快生出来了,还离不开呢。赌气地怼老头:“你喝多了吧,走吧、我送你回家,这麽大岁数了,怎麽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搀扶着把老头送回家。  一、初识  隋义坚又到了燥热的大街上,虽然周围全是形形色色的喧嚣的人,但隋义坚却感觉到很是孤单,自己的心事没有可以诉说的对象,烦闷的心情更加让隋义坚烦躁……从小妈妈对隋义坚的教育很严格,而且是因爲单亲,隋义坚从小明白自己没有爸爸那样样的靠山,小学、初中打过几次架,就很快明白,尽量不要惹事,平时嘴甜勤快就是自己的立身之本,但真有人惹到他,他就会兇狠反击,无休无止地报複。  如果说隋义坚阅片无数那是真的,阅人到现在只有老婆一个,大学期间谈过恋爱却没有尝试过性爱,现在那点可怜的性爱都是从网上那些爱情动作片老师,那裏学习到的。  随着人群继续漫不经心走动着,渐渐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冰镇的可乐也消不了隋义坚内心的躁动与火热,一对明显年龄差距过大的男女相偎着走过他身边,浓妆的豔妇搂着小伙子的腰,“乖孩子听话,老娘不会亏了你的。”边说边用另一支手抚上与隋义坚年纪相差不多男人的脸。  隋义坚明白了两个人的关系,脑子中回闪出老头戏谑的声音:“是不是受丈母娘的气了,你丈母娘勾引你了?”  “我就知道,我看面相还是很準的,你那个丈母娘就是面带桃花、心有杏花、身似杨柳,你结婚时她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早晚你就是她盘裏的菜。”  “你没从,还是你想上她,她给你气受了?不应该呀,那个妇人面相,看你的眼神绝对不会拒绝你的。”  岳母杨杏可比这半老徐娘强多了吧,以前和老婆做爱时也幻想过岳母,一想到岳母过份精緻的脸蛋儿,保持得很好成熟性感的身材,一股邪火从小腹直沖脑门,隋义坚瞬间决定去妻子娘家肏她妈去。  打开房门就听到岳母杨杏慵懒的略带磁性的声音:“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你不是要很晚的吗?”隋义坚听到问话,清楚这岳母把自己当成岳父了,满脑子精虫隋义坚吓得清醒过来,如果岳父在家不知道自己怎麽说了,换上拖鞋看到岳母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半靠在沙发上眼睛没有离开电视画面。  “妈,是我。”隋义坚感觉自己的声音一点底气也没有,无奈地回答坐到沙发边上。“啊,是坚坚啊,这麽晚怎麽过来了?喝了这麽多酒干什麽,真是的。”杨可语气中带惊喜和嗔怪,心裏琢磨着女婿酒后这麽晚来家裏的意义。隋义坚无奈地纠正她:“你叫我小坚或者小隋都成,别叫坚坚好吗。”杨可是江南人的口音,叫隋义坚必成贱贱。隋义坚恨透了岳母叫他贱贱了。  “好的,贱贱,我去给你拿水。”杨可戏谑中带撒娇的意味,起身去厨房。隋义坚看到岳母竟然穿着妻子都没穿过的丁字裤,隋义坚醉眼朦胧看着两瓣儿滚圆的屁股颤动着离开,刚刚消退的燥热一下又燃烧了起来,不由自主起身跟了过去。  隋义坚双手捧过岳母递过来的蜂蜜水,摸索着岳母滑腻丰润的手背,厚着脸皮死死盯着被海蓝色内衣衬托得更白嫩的胴体,杨可不禁暗暗得意,这臭小子终于注意到自己了。任他抚摸了一会儿,才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能不喝就别喝那麽多酒,自己的身子自己要珍惜喏。”杨可娇嗔着说。  隋义坚一口喝干杯的水,还是感觉喉咙干涩的难受,“再来一杯。”杨可接过杯子,转身去倒水。两瓣儿丰润的滚圆,彻底让隋义坚失去了控制。来到岳母身后伸手把好搂在怀裏,胯下的昂然顶着软软的屁股,伸嘴轻吻着精緻的耳垂,声音嘶哑着恳求:“我想要你。”  杨可轻轻扭动着,轻声呢喃道:“哎呀,别这样,你喝多了哦。”边说用扭动屁股磨蹭着硬硬的鸡巴,让隋义坚更加沖动,岳母没有坚决反抗,拦腰抱起岳母走进卧室,把她放倒在大床上,飞快扑到岳母柔软身上。杨可软软地哀求着:“不行啊,贱贱我是百合的妈妈,我现在也是你妈妈。”  隋义坚粗鲁地把睡衣从岳母头撸下来,把乳罩直接推上去,两团白腻的软肉上两颗褐红的肉粒儿,颤颤耸立着眼前,一只手揉捏着硬硬奶头,张口含着另一个奶头用力吸吮,嘴裏喃喃说道:“我今天就要肏你,就要肏百合她妈。”  “哎哎,你弄痛我了,我是你妈,牲口回家肏你亲妈去。”杨可受不了女婿大力捏搓奶头,恨恨推他亵玩她奶头的大手。“我不管,今天就要肏百合妈的屄。”隋义坚分开岳母的双腿,直接把小布片拉到一边,扶着快要爆炸的鸡巴,顶在濡热的洞口,腰用力一挺,“啊呀,好痛,轻点呀畜牲。”伴随着隋义坚鸡巴一捅到底,还没完全湿润的阴道撕扯般的疼痛,让杨可叫出来。  隋义坚也不舒服,只好停下感受着软软肉肉的包容,“你是发情的种猪吗,连妈都肏。”  “肏都肏进去了,别说是百合妈的屄,现在就是亲妈也要肏完再说了。”隋义坚继续厚着脸皮胡言乱语“可儿,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与百合结婚后就想着你,有时肏她就幻想着是你呢。”边说边从精緻的锁骨一路亲吻轻舔岳母滑嫩的肌肤。  “竟然有你这样的小畜牲,连丈母娘都不放过。”杨可听女婿这麽说,感觉好多了嘴裏轻声啐骂着:“怎麽没看出来你是个禽兽,你怎麽对得起百合。”  “百合不让我肏,我当然就要肏她妈了。”隋义坚感觉到胯下身体不安分轻轻扭动一下,开始试着开始缓缓抽动,身体缓缓抽动,伏在岳母耳边低语:“你想死我了。”然后去吻她的嘴。下唇被岳母咬住:“别咬嘴唇,被百合看见了会说不清楚。难道说是她妈咬的。”  杨可松开女婿的嘴唇,小手掐着女婿腰间的软肉嗔怒道:“那就让她知道,她嫁了一个什麽玩意儿,居然连她亲妈都给肏了。”  狠狠动了两下,岳母腰顶得拱了起来,干涩的肉洞开始变得滑润湿热,开始加快抽插的力度,与岳母的交合处发出了急促的声音,把岳母弄得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给我亲一下。”吻上软濡的嘴唇,找寻着嫩嫩的舌头。  唇舌交接继而缠绵,岳母的眼睛闭上,脸上淡淡红晕煞是动人。吻了又吻,竟是无法满足,唾液交换之中,杨可也迷乱地嗯出几声呻吟。  隋义坚不在吭声,只是扭腰送胯闷头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感觉岳母丰腴的躯体有种水一样的感觉,不停的撞击下,似乎有水在那个身体裏蕩漾,温暖的肉腔变得热热的享受着感官极乐的刺激。  伴随着啪、啪、啪肉与肉撞击声,咕唧、咕唧鸡巴插入肉腔挤出的水音儿,岳母或呢喃或呜咽的呻吟,男人的汗水,女人的分泌物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卧室空间中蕩漾着淫靡的气息。  杨可在女婿不间断的抽肏下,感觉好像泡在温暖的水中,一股股的暖流沖刷着躯体,一浪高过一浪,彷佛温暖的天空越来越近,身子也越来越轻似乎飞起来一样,小嘴裏发出不可压抑的呻吟,不由自主挺动着屁股,配合着鸡巴的抽插,急不可耐要飞翔到那片蓝得耀眼的天空中去。  隋义坚感到身下的柔软的身体一下绷得紧紧的,嫩软的肉紧紧吸住鸡巴一阵阵痉挛,好像要把自己吸进那肉洞裏去一样。“飞啊、飞、哦,来了嗯、嗯……啊!”伴随着轻声的尖叫声,杨可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屁股悬空着挺起死死顶着自己的胯下,两人交合的部位紧紧贴在一起。  吁……长长吐出一声呻吟般的气息,隋义坚感觉一小股暖流沖刷龟头,绷紧的肌肉放松,岳母身子一下瘫软在床上,隋义坚扶起岳母双腿架在双肩上,不管不顾继续向极乐的顶峰沖刺,杨可软软瘫在那儿任女婿摆布,小嘴儿只是发出无意识的呢喃和呻吟。  隋义坚把感官集中在鸡巴上,尽情在岳母的躯体上驰骋着,长抽短肏全力沖刺,腰眼儿一酸,大声喝骂道:“齐百合,我肏你妈屄!!!”一股热流激射入孕育妻子的出生之地。  如果说隋义坚的性爱知识,刚刚还是文盲,那现在经过与岳母的切磋,他也就是初初认字的水平罢了。  二、真知  隋义坚如同中世纪骑士中弩箭一般扑到在岳母的身上,杨可被压得嗯嗯哼哼呻唤不停,奋力推开死尸般沈重的女婿,杨可感到自己筋松骨软,呼呼喘着粗气但却感觉无与伦比的舒畅和快活,心裏想着这死小子好厉害,差点被他折腾死过去呢。  侧过头看到隋义坚四仰八叉呼哧呼哧躺在那儿喘息着,心中更是得意,臭小子装得倒挺纯情的,现在还不是老娘盘裏的小菜。看着女婿英俊的侧脸,线条分明的胸腹肌,忍不住伸手去摸,平时穿衣服看不出来还是蛮健壮的呢,还这麽能干,更是羡慕女儿真是找了一个好老公。  想到和自己不亲近的女儿,有点小小的得意和报複的快感,死丫头和她奶奶一样惹人心烦,明明是老公齐任仁风流成性,却对女儿说自己水性杨花。想到老公连忙起身下床去打电话,可别让那老鬼搅了自己的美事。  隋义坚这时才刚刚清醒了些,看不到岳母,心裏不禁有点害怕,真让便宜外公说对了,自己真的肏了自己的岳母,又担心岳母打电话报警,也急忙跟出去,才出房门就看到岳母在打电话,顿时感觉魂都没了,刚想跳过去抢电话,就听岳母说:“如果太晚,喝了酒就别回来了。”  杨可挂断电话,看到女婿脸色惨白颤抖着靠在卧室门边,楞了一下才醒悟过来,娇嗔地啐骂:“有色心没色胆的小王八蛋,怎麽不吓死你。”隋义坚听岳母的嗔骂,才回过神来:“就是,从见你第一次就喜欢你了,今天我这也算是酒壮英雄胆了,才冒死来找心爱的可儿了。”边说边甩动胯下丑陋做出得意洋洋搞笑的样子。  杨可“扑哧”娇笑一声:“刚才那个小色鬼吓得快尿了,你也就算是酒壮色怂胆。”隋义坚这时才真正放心,转身走向大床,走了两步却踩到了床边,刚刚岳母下床时滴落的一滩自己子孙汤上,脚下一滑重重飞扑着摔在大床上。  杨可跟女婿走过来的,看到女婿狼狈的样子,笑得直不腰来。隋义坚翻身看着岳母笑得前仰后合的,胸前两个肉球不停抖动着,色心又起苦着脸说:“孩儿们,爸爸真对不起你们啊,本想给你们一个温暖的家,我可怜的孩子们啊,都让你姥姥给糟蹋了,呜呜呜”杨可这下更笑得全身发软,眼泪都笑出来了。  男女之间一旦突破了最后的底线,尤其是女婿与岳母这种道德禁忌的性关系,内心的欲望得到彻底的释放和满足,两个人也算是郎有情妾有意干柴烈火了,隋义坚无意中幽默的表演是两人之间润滑剂,消除了最后一丝丝的隔阂和紧张。男人只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而女人更是好奇的动物。  隋义坚半靠在床头上抽烟,杨可躺在他身边,用手指拨弄着女婿的鸡巴好奇地问:“小色鬼,本钱还很大的嘛,你刚才说百合不让你那个是怎麽回事?”虽然在沖动时能脱口而出,但平静下来那麽粗俗的字眼杨可还是说不出口。“她都怀孕三个多月了,不让你那个能有孩子?百合很保守的女孩儿,你别说孩子是别人的吧。”  隋义坚知道自己和妻子之间的事儿,跟其他任何任何人都说不出口,那怕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特别苦闷。但对岳母杨可说一点事也没有,两个人现在这样赤裸着,岳母的手玩弄着自己的鸡巴,讨论自己和她女儿的性生活,感觉有点怪怪的。又一想肏都肏了,毕竟是受日本爱情动作片熏陶出来的开放青年,强烈倾诉欲望已经折磨他很久了,原原本本把婚后的事儿说给岳母。  虽然女儿跟自己并不亲,但杨可毕竟还是关心女儿的幸福的,新婚5个月只有十几次性生活,这无论怎麽说都不太正常吧,如果贪恋一些的新婚夫妻5天都可能十几次的吧,女婿肯定没问题,刚刚自己已经体验到了,比自己经曆过的男人都强,就是技巧上差点罢了。  隋义坚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心情好了很多,低头仔细端详岳母的脸蛋儿,再怎麽保养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却更增添了成熟的风韵。伸手握住柔软的肉球亵玩,侧身把半硬鸡巴凑到岳母的红唇边。杨可正想得出神,被女婿的龟头顶在嘴上,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张嘴含住轻舔细吮起来。  杨可骑到女婿身上扶着鸡巴慢慢吞进自己的体内,缓缓地前后摇动屁股“你肏百合时她水多吗?”只要一开始做爱,杨可就像变了一个人,粗话脱口而出。隋义坚把玩着岳母的双乳,一脸的坏笑:“不比你的少,就是不肯用嘴吃。”杨可心裏一蕩,这时提到女儿确实很刺激。  隋义坚欣赏着两个交合的部位,“你俩的屄毛都差不多,我都提过让她看医生,她不愿意去,怀孕了更不让我碰了,上星期还搬到我妈房间裏。”挺着腰给岳母两下狠的,“我妈也说百合怀孕了,应该让着她点,孩子出生就好了。”  杨可心裏琢磨,没怀孕时做得也不多,嘴上却说:“嗯,现在是特殊情况,你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享受。”看着女婿年青英俊的脸,疑惑地问:“说是喜欢我,原来是憋不住了,到老娘这裏找便宜来了臭小子。”说完,扶着女婿胸前手狠狠掐了一把。  隋义坚哎哟一声,急忙辩解说:“真的是喜欢你,一直都喜欢,百合虽然年轻却没有你有女人味,今天老头说你也喜欢我,又喝了酒才敢来的。”隋义坚毕竟年轻,心裏急就说漏了,杨可停下动作追问:“老头是谁?”  隋义坚有些头大,就又把便宜外公说的那些话一一複述给岳母,杨可知道这个老头,在女儿婚前会亲家,婚礼上都见过,那老头确实有点仙风道骨的鬼模样,目光灼灼观察自己的时候,彷佛能看穿自己一样。继续追问道:“是不是你那个便宜姥爷不说,你就不会来找老娘了?由些可见你也不真心喜欢我。”  隋义坚捏捏硬硬的奶头:“真喜欢,你这麽漂亮这麽有风韵,身材又好,和百合在一起就像她姐姐一样,就喜欢你这样姐姐嘛,可儿,我是真喜欢你,见到你就想跟你在一起,好几次肏百合都把她想成你来肏的。”杨可明知道小色鬼在胡说八道,但心裏还是甜滋滋的。但还是不想放过女婿:“你喜欢成熟的女人?你刚才说就是亲妈也要肏,是真的?”  隋义坚心裏咯噔一下,刚想敷衍过去,小乳头却被岳母尖尖的指甲掐住:“说实话,我说你妈这麽些年没嫁人,怎麽会不想男人,是不是把你当成男人来用了?”隋义坚也不怕岳母说閑话,干脆实话实说:“我小时候幻想过肏我妈,就是想想,没有其他的事,至于我妈爲什麽不嫁人真的不清楚。”  说完搂着岳母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现在有你这个妈屄肏,就不想其他的了,妈我要肏你了。”边说边抽动鸡巴狠狠肏起来,吻上小嘴儿不让岳母继续追问下去,是不是年龄大了都是好奇宝宝,老头也这样,肏屄就是肏屄,问那麽多做什麽。  杨可与女婿唇舌相交,互哺对方的津液,敏感的肉腔儿感受着女婿热热肉棍的有力的穿梭,渐渐沈迷于性的快感之中。杨可在女婿有力的、不间断的肏弄下,小高潮一波儿接一波儿,却总感觉还差点,不安在扭动身子想让自己达到快乐的极緻。  换了几个姿势,却始终达不到快乐的顶点,杨可性趣慢慢减退,刚刚还觉得女婿勇猛能干,现在因爲性欲退潮分泌物减少,大鸡巴不断的抽插,变成了折磨。见女婿闷头不停在动作,只能默默忍受着。  又过了一会儿,杨可见女婿还是没有丝毫射精的样子,但阴道已经感受到丝丝的痛感,双手捧着女婿的脸呻吟道:“乖儿子的大鸡巴好厉害,肏死妈妈了。”抹去脸上的汗水继续刺激女婿:“妈妈的屄生百合,就是给你肏的,妈妈的屄也给乖儿子肏。妈最喜欢你的子孙汤,一会儿给射给妈妈喝。”  隋义坚也不知道肏弄了多长时间,现在听着岳母的淫言秽语,更疯狂抽插,听到要射到岳母嘴裏,瞬间有了射精的欲望,马上抽出鸡巴凑到岳母嘴边,杨可连忙张开嘴含住滑腻腻的鸡巴又舔又吸,隋义坚握着鸡巴快速撸动几下,腰眼一酸把一股股子孙汤射入岳母的小嘴裏。  两人草草沖洗了一下身体,杨可按女婿的要求给女儿打了电话,说隋义坚喝醉了留宿在这裏,换个房间睡下。第二天早上,杨可在睡梦中被女婿鼓捣醒,又一次疯狂的交配,杨可还是没达到极緻快乐,最后语言刺激都不管用了,只好手嘴并用,才让女婿射出来。  都说实践出真知,隋义坚从岳母身上得到了真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三、夫妻商议  只要是人就会有思想有心事,隋义坚把自己的心事倾诉之后,又在岳母身上狠狠发洩了积累已久的性欲,变得很轻松,又恢複成阳光快乐的小青年,听到岳母嘱咐自己再来之前要打电话,更是喜翻了心儿,几乎是跳跃着出了岳父家。  隋义坚高兴了,没了烦恼。却把烦恼丢给了岳母杨可,杨可在女婿走后,把两张床的床单塞进洗衣机,喝了一杯奶简单洗了一下,又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午后。  到丈夫房间看了一下,齐任仁已经回来了,也在午睡。又简单吃了点午餐,掏出床单晾到阳台上,看到床单,回想到昨晚的事儿,有些脸红,虽然荒唐事儿没少做过,但和自己的女婿做这样的事儿,的确超出了以往的界限。臭小子年轻轻的这麽强,真有点意外,杨可隐约感到自己小腹有点痛,那是给女婿捅的,以前经曆过一次,可那是三个男人才做到的。  杨可躺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心思却还在女儿、女婿的事情上。女儿跟着婆婆长大,对自己夫妻俩都不亲,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杨可还是很关心女儿的。虽然跟女婿上床这事有点过份,心裏稍有愧疚,但对于杨可经曆过的也仅仅是过份而已,根本算不得什麽事儿。  杨可认爲女人的生活,就是两张嘴的事儿,两张嘴都用好了,既享受又快活,用不好活该倒霉一辈子。女儿的性生活不和谐,这事儿就是女婿性方面太强了,自己这样久经床战的老手都受不了,别说女儿这样新婚的小媳妇了。不过杨可也有点纳闷儿,听女婿说两个人都是雏儿,婚前还都是处男处女,但从床上的表现来看,确实技巧和经验都不足,证明即使结婚时不是处男,也不会有很多这方面的经曆。  一定是这样,女婿性方面过于强悍,也许就是天赋异禀吧,不能让女儿享受到性的快乐,搞得两人性生活不和谐,使女儿对性産生了畏惧。杨可清楚知道女人没有性趣时强行性交,那是一种什麽样的折磨,当初刚刚到国外给丈夫陪读,经曆过同样的恐惧。只要把女婿调教出来,学会技巧和经验,就能让女儿的夫妻生活和谐,没有那个男人无弱点,把握男人的心理弱点,就能让他主动缴枪。杨可给女儿、女婿的事儿下了定论,也下定决心把女婿调教成一个床上高手,这裏也有点小私心,毕竟女婿年轻强壮的身体,调教过程中享受一下嘛。  齐任仁看到老婆躺在沙发上,脸色有点憔悴,好像很累的样子,眼睛虽盯着电视却目光散乱,一会儿秀眉微蹙一会咬牙,又下定决心般的舒展眉头,精緻的脸蛋儿还露出娇羞与一丝得意的表情,感到十分有趣儿。“大白天做什麽春梦呢?”杨可正想到调教女婿过程中的享受,被丈夫的问话吓了一跳,“要死啊,走路也不出声,昨晚去那裏野够了,回来还质问我。”杨可被打断美梦没好气回道。  齐任仁不以爲意,伸手掏了一下老婆胯间,虽穿着内裤,那裏也是湿乎乎:“还说没有,大白天的就这麽湿,一定昨晚没满足,你现在的眼神不行了啊。昨晚我可没出去野,是你不让我回来的。”说着褪下短裤,把软搭搭的鸡巴凑到老婆嘴边。杨可用手指拨弄着鸡巴“搞完那些外面的烂货,不会带髒病回来吧。”  “真没有,昨晚只是业务上事儿,喝完酒刚想回家,你就来电话了,昨晚没满足吧,你这儿也想了,来吧”齐任仁伸进老婆内裤的手摸到满手的湿腻“有就有,咱们老夫老妻的骗你干嘛。”杨可知道老公没必要骗自己,张嘴含着龟头吸吮。  齐任仁趴在老婆两腿之间舌尖时而挑弄着阴蒂,时而探进阴道,再换上手指在阴道裏扣掏,又拿出茶几下面盒子裏的跳蛋舔湿,塞进老婆的屁眼儿裏,才缓缓扶着鸡巴插进已经泥泞湿热的肉腔裏……齐任仁时缓时急进退有度,毕竟是二十多年夫妻了,清楚知道老婆的需要。  “你肏过丈母娘,想过肏自己的亲妈吗?”杨可问。齐任仁笑笑回答:“亲妈没想过肏过小妈你知道的。怎麽想起问这个?”“肏我妈什麽感觉?后来怎麽就断了。”齐任仁有点奇怪,这些事儿老婆都知道,以前从来没问过,还是回答了她:“肏你妈开始就是感觉刺激,肏了几次之后就没什麽特殊的感觉,后来咱三一起玩过就感觉没什麽意思了,也就那样就断了呗。”  杨可伸到胯间揉磨自己阴蒂时,齐任仁打开跳蛋开关,调到微震程度上,杨可呼吸开始急促,扭动着屁股调整一下鸡巴沖击的角度“真没想过肏你亲妈?嗯……就这儿用力,快点!”齐任仁开始加速顶撞老婆,“真没想过,我妈那人好无趣的。”  “那你想过肏百合吗?”齐任仁喘着粗气,还是想了一下才回答:“真没想过,那丫头也很无趣,”杨可大声呻吟着:“亲生女儿不想肏,我给你当闺女,老爸快点肏,就要来了,快。”齐任仁屏住呼吸,更加快速有力沖刺,“爸爸,噢来了。”终于听到老婆的叫声,齐任仁又插了几下,才急忙抽出鸡巴,塞进老婆嘴裏。  杨可咽下老公的精液,又用力吸着,鸡巴拔出时发出“啵”的一声,再吸再“啵”,虽然老公没有女婿那麽强有力的沖刺与持久,但杨可感觉还是不错的。  “好像没干凈,再吸一下。”齐任仁45岁之后总有射不干凈的感觉,就让老婆大力吸吮,杨可只好再用力吸了几下,也没感觉吸出东西来。两人头顶头躺在沙发上,慢慢享受高潮后的余韵。齐任仁点燃一支烟问老婆:“今天怎麽想起问这些?”  杨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说:“昨晚是女婿在这儿过的夜。”齐任仁漫不经心“哦,怎麽吃到嘴裏不舒服了,感觉对不起百合了?”并没有觉得被女婿戴了绿帽算什麽事儿。杨可斟酌着:“有点内疚,这不是重点,只不过百合结婚都5个月了,他们才过了十几次夫妻生活。”  齐任仁听老婆这麽说才坐起来,低头看着老婆:“怎麽会?那小子看着挺健康的,昨晚也不行?看你就是没舒服的样儿,肏,这不耽误我闺女的青春吗。”见老公有点急了,杨可也是挺暖心的,再怎麽说也是亲生的女儿,虽然不跟父母亲,但父母还是都很关心她的幸福。  “那小子挺不错的,就是没经验,不太照顾女人的感受,只会用蛮力。”杨可略去了女婿恐怖的持久力没说,“是百合的问题,不太愿意过夫妻生活。”齐任仁有些疑惑:“怎麽会?见过姑娘守寡,没见娘们能守住的,女人都一下酸二下麻三下小虫爬,百合没毛病啊,现在都怀着孩子呢。”  杨可把自己分析和决定说给老公听,齐任仁听了再三思考之后才慎重说:“老婆,咱俩这辈子什麽没见过没经曆过,我这人就是好色贪玩,荒唐了一辈子,我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你。我也相信你也真的爱我。”杨可见老公严肃,也郑重起来,擡头亲了老公一下,才回答:“我也爱你,虽然当初有点委屈,但我没后悔嫁给你。”  齐任仁思索着说:“人跟人环境不同性格也不同思想更不同,咱们就这麽一个宝贝女儿,虽然不跟咱们亲,那也是我太过荒唐造成的,别怨我妈她就是那样的人。”伸手指把老婆汗湿一缕头发撩到一边,“我从没想过和亲妈那个,前几年还想过跟百合那个,现在一点那种念头也没有了,跟我小妈那个是好奇和刺激,现在你我的父母都去世了,我的两个姐姐也不愿意理咱们,咱俩就只有宝贝女儿一个亲人了。”  杨可听老公说得沈重,擡头轻抚丈夫的脸,齐任仁继续说:“你知道我不介意你跟那小子的事,咱们本来就没尽到父母的责任,女儿的生活观念和咱们也完全不同,如果她知道这事受到伤害,咱们可怎麽办呢。”杨可感觉有点可惜,自己还是蛮喜欢那女婿清纯阳光的傻样儿,但老公这麽说了,自己确实欠考虑:“那算了,我找天和那小子说清楚了,别再纠缠不清了。”  自己风流成性,淫乱不堪的人,看别人也是淫秽的。齐任仁又想了一会儿才说:“也不能这样,像百合这新婚夫妻太奇怪了。下次你再套套那小子的话,他妈单身了一辈子,那小子不会跟他妈有什麽事吧,咱们还是对他对他们家了解太少了。”  杨可笑了笑,回答说:“不可能,那小子说想过,但真没有事,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那就这样吧,下次你多了解一些他和他妈的事儿,叮嘱他嘴严一些,然后再决定怎麽办,先教他几手,毕竟夫妻总这麽下去不行,如果真没什麽特殊的,就断了才好,我们不能再让百合受一点伤害”齐任仁最后说。  ******************与此同时,熟睡的隋义坚梦到了岳母,嘴裏叫着可儿,却发现身子呻吟着扭动着的,是自己的妈妈隋佳欢,春梦中的隋义坚更兴奋挺动腰身,从沙发上掉下来,怅然若失。如果隋义坚岳父的真知灼见会高兴跳起来。四、开蒙  有人倾诉了自己的烦恼,还在岳母身上发洩了积累的欲望,年轻的隋义坚把没能解决的烦恼放到脑后,明晃晃的太阳下都感觉没那麽热了。  今天是星期六,家裏没人老妈和老婆可能去逛街了,奥迪Q5在车位上,知道自己要用。二肥影楼那裏忙不过来,早就说好今天去帮忙。隋义坚喜欢摄影,技术比一般影楼专职摄影师也高明了许多,有许多影楼请他兼职。但二肥是隋义坚的发小兼死党,当然要帮自己人了。  赶到影楼二肥已经等急了,二肥只是小时候胖现在瘦瘦的很精神,见到隋义坚气呼呼的:“肏,都鸡巴几点了,能不能快点,就等你了。”见隋义坚没理他,急忙上车,“跟着依维柯,吃蜜蜂屎了,笑得这麽淫蕩。”  “几对?”隋义坚问。“四对儿,本来今天就能拍完,不是你这点儿才来,今天就能拍完。”隋义坚又问:“有特殊景点要求的?给我多少?”二肥有点肉痛回答:“四百,明天还有三对补拍三个景点的,都不在一起,再给二百。”隋义坚盘算一下:“晚上收工给车加当满油、路费你出。”  “行、行、行,少爷你跟上点,到地儿都得十点多了。”二肥清楚知道就隋义坚的水平,即使没工作到自己这裏来也是总监级,去大影楼也得是首席摄影师,拿这点钱纯粹是业余爱好和帮自己,真想赚钱去婚礼摄影,更轻松赚得也多。  第二天收工后,二肥坐在隋义坚车裏没动,指着一个吃力搬着摄影器材的女孩儿说:“你老婆怀孕,憋坏了吧。别说兄弟不照顾你,真正的良家妇女,在我这裏干了一年多,下个月就要走,挺不错的。”  隋义坚知道那个女孩儿,经常给自己当副摄,这姑娘长得还行摄影水平差不多,就是有点内向,就是嘴不太会说,当婚纱摄影师,不会逗人不是段子手,很难吃得开。拍摄时最常遇到的情况就是新人不会摆POSE需要摄影师耐心的教,新人头一次难免会紧张,一紧张身体就僵硬,动作就会摆不好。甚至有时拍着拍着,两个新人还会吵架,这时候就需要摄影师自身的逗逼属性释放出来缓和气氛,真要干这行,也就混饭吃。  “你就缺德吧,爲屄生,爲屄忙,你早晚死在屄上,这姑娘是不错,你招惹她干什麽。”隋义坚骂道。  二肥根本不在意:“女人两张嘴,都是爲享受,男人两个头,大头赚钱小头花钱。她在我这儿吃住、学习不花钱啊,当初签两年合同,没到时间就走,我把押她的两个月薪水都给她了,凭什麽啊。”洋洋得意地叭哒下嘴又说:“虽然不是处女,还他妈的挺紧的呢,她可跟我说了,如果你愿意再教教她一些技巧,免费的哦。”  “滚粗,我可不想跟你当连襟。”隋义坚想了一下说道:“你下去,让她上来,我跟她说。”二肥下车,坏笑着回头说:“蔫人放臭屁,还以爲你是情圣呢。”隋义坚等那姑娘上车,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技巧,最后又指点她去练习下口才,隋义坚心情不介意没损失的情况帮助别人一下。  *******************隋义坚坚持了三天,终于还是没有抵抗欲望的沖动和岳母性感成熟肉体的诱惑,周四午间心呯呯跳着给岳母打电话。  “妈,百合让我去家裏取点东西,您在家吗?”耳边似乎听到轻轻的笑声,“我在外面,下午两点到家或者你下班来取吧。”杨可接到女婿的电话,听着他急促的喘息声,都能想象到女婿紧张的样子,臭小子还以爲不敢再来了,还取东西骗鬼呢。  杨可开了两家美容院,招聘了两个职业经理,不用每天都在,有大把的空閑时间。其实这两天杨可每每想到女婿,都有点脸红心热,虽然经曆过那麽多,可这种突破禁忌,尤其是女婿年轻英俊又有强壮的身体,带给她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刺激和快乐,女婿再不来电话,估计自己都会主动打过去了。  杨可接到电话,推了一个油回到家裏刚刚精心把自己打扮好,就听到了女婿的敲门声。隋义坚看到门内的岳母穿得正是上次穿的睡衣,只不过内衣换成一套黑色的,越发衬托出白嫩的肌肤,精緻的脸蛋儿,红唇边带着吟吟笑意。  瞬间精虫上脑,鼻血差点流出来,甩掉鞋一下抱起娇笑的岳母沖进卧室,飞快脱光自己的衣服就扑了上去。“哎哟,急色鬼你弄痛我了。”杨可用力推开在自己胸前乱拱的女婿。  嗔怒着娇声骂道:“死小子,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吶,怎麽跟发情的公猪一样。”隋义坚笑嘻嘻地说:“还不是可儿姐太漂亮了,让小生怎麽能忍得住。如果看见这麽漂亮的神仙姐姐还能坐怀不乱,除非是太监或者GAY。”  杨可扑哧又笑骂:“还小生,就是一个发情的小色狼。”顿了一下“那有你这样猴急的,长这麽大没看过A片吗?”隋义坚继续笑嘻嘻地说:“当然看过,都怨你长得太美了,看见你什麽魂都飞走了,那能想那麽多。”  杨可伸手指戳戳女婿的脑门:“就知道嘴甜,骗过多少小姑娘了?”隋义坚喊冤道:“我可不是花心大萝蔔,真正的纯情小鲜肉,和百合结婚我还是处男呢,”杨可伸手拧女婿的耳朵,鄙视道:“就你还是处男?连我你都上了,你处男给谁了,我闺女真是瞎了眼,嫁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隋义坚嘴上甜言蜜语手上却没閑着,把岳母扒得精光,分开修长结实的双腿,就要挺枪刺杀吐着淫水的鲍鱼,鸡巴却被岳母一把攥住。  “臭小子,你就不能温柔点,对女人要循序渐进,由缓而急,你这样对老娘还凑合,对小姑娘会吓跑人家的。”杨可感受到手中的肉棒热乎乎,还像打开开关的振动棒不停跳动着。  杨可翻身把女婿压在身下:“躺好,让你好好享受一下,什麽才是美妙的性爱。”微笑着说:“小色鬼,本钱还是蛮雄厚的嘛。”杨可两手握住鸡巴,还露出一点,隋义坚虽然欲火中烧,但还是任凭岳母摆布,听到这话有点得意:“那当然,硬起来17.6公分吶。”还示威似的挺挺鸡巴。  杨可手指轻轻弹了下紫红的龟头,隋义坚夸张痛叫“妈呀,可不能这麽玩,我不喜欢SM.”杨可张嘴含住鸡巴,伴随着缓缓的撸动轻舔细吮,隋义坚欣赏着岳母美好的脸蛋和躯体,享受着小手、嫩舌、红唇的刺激,呼吸渐渐急促,杨可一支手握紧鸡巴快速套弄,嘴唇用力吸吮,舌尖灵活挑逗着龟头,另一支小手,不停玩弄女婿的卵袋,抚摸他的会阴以及肛门四周……杨可感觉手、嘴、舌都发酸了,硬硬的鸡巴还不安分地在口腔裏乱顶乱撞,头都有点晕了,快坚持不下去了,随着女婿闷哼一声,感觉鸡巴在嘴裏一阵抖动,一股温温的液体射进自己的嘴裏,急忙吞咽下去。  杨可坐直身子,活动一下发酸的下巴甩甩发酸的手腕,臭小子射的量还挺大,咽了两次叭唧一下嘴,健康的栗子花味中略带淡淡鸡蛋清似的腥味。  杨可用手指拨弄着软下来的鸡巴,轻笑一声:“小样儿,还治不了你,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吗。”俯身要吻女婿,隋义坚想到刚刚才射在那小嘴儿裏的精液,下意识躲闪一下,却被岳母捧住了脸。  杨可有些羞恼,“死小子,我不嫌弃你就不错了,还敢躲我。”说完,捏开女婿的嘴巴,把唾液吐进他嘴裏命令道:“咽下去。”隋义坚苦着脸乖乖咽下掺着自己子孙汤的唾液,腆着脸笑说:“可儿妈妈,最温柔最漂亮了,真带劲,从来没这麽舒服过。”  杨可靠在女婿的怀裏,胸前两个肉球也被女婿的大手亵玩着,小手把玩着他的鸡巴,心裏想若是一般的年轻小伙儿,就刚刚自己那两下子,马上就交枪了,这小子本钱大、天赋高,女儿真是捡到宝了。套女婿的话:“你很挺时候嘛,怎麽练出来的?”  隋义坚疑惑道:“男人不都这样吗?A片上的男的都差不多,我的就是比日本人长了点,跟老外差不多吧。”又想了想“十四岁的时候,我妈给我喝了一年老头配的药酒,真没练过。”杨可这时才真正明白,女婿真的是个雏儿,性爱知识都是从网上了解和学习的。  如果说性爱也要学习,那杨可就隋义坚的啓蒙老师吧,杨可爲了女儿、女婿和自己的性福,準备给隋义坚开蒙。  五、童生  毕竟隋义坚还很年轻,现在又处于身心都很轻松的状态,还与岳母裸身相对,互相爱抚着对方,杨可再灌点米汤,连小时候偷看妈妈都说给岳母听了。  杨可手裏的鸡巴再度勃起,平躺下来腻声说:“乖孩子,来让姐姐快活一下,来亲我。”隋义坚听着岳母喘息指挥,从唇舌相交、津液互哺开始,轻舔细吮耳垂、脖颈、锁骨,轻齧揉捏硬硬的奶头,渐渐来到双腿之间。  岳母的阴毛不太密修剪得整整齐齐,倒三角形阴毛像指示方向似r的箭头,下面是岳母两手捧着自己的双腿,手指拨开两片儿紫红色肥厚阴唇,露出粉嫩嫩的花蕾和流津淌蜜的花洞,“舔肉芽儿,别用牙碰,吸我的屄。”  头顶传来岳母干涩的声音,隋义坚凑过去,一股淡淡的腥臊,伸出舌尖轻轻舔弄肉芽儿,吮吸粉红肉褶上的花蜜,略带点水果腐败后的酸味,一会儿又传来呻吟的叫声:“嗯,真棒,就这样,舔屁眼儿。”  隋义坚有点不耐烦和抗拒,岳母肛门周围有些柔细的肛毛,但还是伸出舌头舔过去,“啊,乖女婿真好呢,快、肏我。”急忙起身跪在双腿之间,扶着鸡巴对準湿淋淋的肉眼儿。  “慢慢肏,感受一下过程。”岳母喘息着说,隋义坚缓缓插进去,鸡巴滑进濡热肉腔,敏感的龟头感受着层层肉褶的阻碍和包容,确实挺奇妙的感觉。杨可拉过枕头垫在屁股下,扭动着屁股,“慢点,嗯”隋义坚忍不住加快抽插速度。  隋义坚的鸡巴被湿热淫肉包裹着,胀得发痛急需发洩,再也顾不及岳母的指挥和感受,狂抽猛肏撞得杨可的身子向上移动,头都顶到了床头,啪、啪、啪的撞肉声、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粗重急促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杨可挺动腰身扭动屁股,想要更舒服的角度,可根本抵挡不住女婿野蛮有力的撞击,任由得女婿在她身上恣意驰骋沖刺。虽然角度不对没有充分刺激杨可的敏感点,但持续抽插的刺激,也让快感慢慢积累。  “就这样,好孩子继续呢,快点。”杨可挺动屁股配合着女婿,呻吟着叫喊着:“乖女婿,真带劲嗯,继续啊,来了。”猛地搂紧女婿的腰,屁股悬空下体紧紧贴在女婿的胯下呜咽着:“别动,来、来了,噢!”。  隋义坚强忍着沖动,岳母自己扭动了几下,屁股摔到床上,“噢哦。”呻吟着:“乖儿子,肏得妈屄真舒服,再肏、快点。”隋义坚继续闷头猛肏,杨可喘息一会儿,拉过枕巾,给女婿擦拭脸上的汗水娇声嗲气说:“别射屄裏,给妈妈喝你的子孙汤,让你肏狠了得补补。”  肏得正舒服的隋义坚,被岳母的淫言秽语刺激更是勇猛,再一次把岳母送上高潮后,抽出即将发射的鸡巴塞进岳母小嘴裏,把爽歪歪射进温暖的口腔,给岳母送补品也算尽了孝心。  杨可咽下女婿的子孙汤,仔细把鸡巴舔干凈,“啵、啵”亲了两口,笑盈盈看着女婿:“真好。”隋义坚靠在床头上,看着岳母亲吻鸡巴后又贴在脸蛋儿上摩擦,爱不够的样子,有点好笑:“爽歪歪好喝吗?一会儿还有呢。”  杨可有点吃惊道:“你还没完了,这事可别逞强,年轻时纵欲过度很身子。”隋义坚有点得意:“当然,上次不过是隔了一晚嘛,这次让你爽够。”说着还把手指伸进岳母惊讶的小嘴裏玩弄嫩滑的舌头,还抽插了几下。  稍稍平息了一下,拿起床头的烟点燃一支,把手放在岳母软滑的奶子上把玩,看着袅袅上升飘散的蓝烟,隋义坚感觉抽着岳父的烟,在岳父的大床上,肏岳父的老婆很刺激,脱口问道:“我比我爸厉害吧?上次你打电话让我爸别回来了,是怎麽回事?”  杨可高潮的余韵未消,脑袋还晕乎乎的也不思索脱口答道:“还能怎麽回事,让他别回来就是不要搅乱老娘的美事呗。”隋义坚有点吃惊,心裏想这岳父、岳母玩得够开放的。  低头看着岳母精緻的脸蛋儿上红晕未消,眼含春水的风骚模样儿,惊奇地问:“那我爸知道咱们的事儿?”杨可惊醒过来,却也不当回事,都已经这样了,自己也很迷恋女婿的身体,干脆回答说:“知道也没事儿,我们各玩各的,别害怕。”  隋义坚真没想到平时看去很正经的岳父岳母这麽想得开,搂过岳母来一个长长的湿吻,继续追问。  刚开始杨可不肯说,但在隋义坚又重複了刚刚学习的动作,情浓的杨可趴在女婿身上,屄裏插着女婿又硬起来的鸡巴,说了他们夫妻过去的事。  隋义坚从岳母断断续续的诉说中得知,原来岳父的父亲是老干部,文革期间岳父的母亲爲了躲避全家下放,跟岳父的父亲划清界限离了婚。后来老干部平反后,老干部娶了一个比岳父姐姐大不了几岁的姑娘,岳父被老干部要到自己身边。  结果岳父的母亲和两个姐姐认爲老干部背叛了她们,根本不和老干部来往,稍带也恨上了岳父,再后来改革开放,受周围干部子弟的坏影响,岳父竟然跟自己年轻继母通奸,还被两姐姐抓了现行。  爲了自己的前途和掩盖家裏的丑事,老干部把岳父送到了部队,又搞大了当时部队文工团岳母的肚子,万般无奈只好又把岳父夫妻俩都转回北京某演出团。妻子百合出生后,岳父又闹出国留学,老干部巴不得把这个祸害送得远远的,三天就办完手续把岳父送出国。  再后来百合不到一岁刚刚断奶,当时出国热岳母把孩子扔给百合的祖母,跟着岳父去美国陪读。90年代的美国如日中天独霸世界,西方的性解放因艾滋病退潮,但来自己东方的留学生们,接触到性解放思想,又有实际生活中的需要,有临时夫妻,也有爲了绿卡假结婚的。  岳父风流成性,搞一个性爱小团体换妻玩儿,岳母刚到美国不同意,就在过夫妻生活时,关上灯中途换人,和另外两个性伙伴一起*奸了她。举目远亲、求助无门的岳母也只好参加到了性派对的活动中,并渐渐喜欢上了乱交、群交游戏。  回国后岳父爲了拉赞助拍电影、电视剧,又让岳母出卖身体帮助他,2002年火了一把,岳母退出了公司自己开了一家美容院,2004年开第二家。本来在2006年準备开第三家,可岳父的合伙人,一个很着名的女演员卷了钱跑路,还挖走了演出公司当红演员。岳母只能把第三家美容院的钱给岳父周转,才勉强维持下来,现在演出公司不温不火,岳父有些不甘心,继续折腾着。  隋义坚听后明白了,经曆过这麽多,岳父、母早就想开了,自己和岳母这点事儿,还真不叫事儿,同时很鄙视岳父的放蕩,自己的老婆也舍出去,自己绝不会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不过这麽放蕩淫邪的事儿,听起来很刺激,尤其是自己的鸡巴还插在岳母的肥屄裏捣肏,更让隋义坚沖动,开始专注地肏屄。  虽然複述自己故事,一想到那些性派对过程中的淫事,杨可也来了情绪,隋义坚射了两次也不再猴急,按着岳母的指挥,探索着岳母的身体。  “就这儿,顶着来回滑动。”杨可拉过女婿的手,摸着自己小腹被鸡巴顶起的部分,“大多数女人G点在这个位置,你找準了只要搞舒服一次,下次她就会主动想跟你肏。”  隋义坚按着滑动的部位,按着确定的角度,鸡巴顶在阴道上缘,来回滑动,“哦,就这样,就是这儿,乖儿子,肏的好舒服。”杨可大声呻吟着。  这样肏屄很吃力,隋义坚坚持了一会儿,腰腿就酸了。杨可跪在床上,高高蹶起屁股,“好孩子妈妈就要来了,来肏我。”隋义坚从后面插进去,“不是这样,你半蹲着,从上往下肏。”杨可扭动屁股指挥着。  隋义坚蹲好马步,扶着岳母的后背,鸡巴几乎直上直下抽插,“哦噢,就这样,快点来了。”杨可发出畅美的呻吟,隋义坚感到岳母柔软的身体一下绷紧,连忙狠狠肏了几下,鸡巴尽根而入紧紧贴在岳母紧绷的屁股上,阴道裏的软肉抽搐痉挛着産生很大的吸力,好像要把鸡巴都吞进去一样,龟头被一小股暖流沖刷着,非常舒服。  “哦噢,来了好美呦。”随着岳母的叫声,隋义坚与她一起趴到床上,岳母瘫软趴在床上,隋义坚撑起身体继续沖刺,射过两次的鸡巴不再敏感,肏了好一会儿,“不行了,死了哟,肏死妈了。”岳母又来了,再次绷紧了身子,隋义坚肉腔嫩肉痉挛中摩擦下,这一次把子孙汤射在了正确的地方。  隋义坚仔细感受岳母高潮中的淫肉难鸡巴带来的享受,一股暖流缓缓流出把两人交合的部位和床单都弄湿了。抽出鸡巴,一股清澈的激流喷射而出,杨可身体抽搐抖动着,尿液四溅飞射,她被自己的女婿肏的得失禁了。  隋义坚这次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又靠到床头吸烟。杨可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软软地偎到女婿身边,枕到他大腿上,隋义坚扭腰把鸡巴甩到岳母嘴边,射过三次已经没有了沖动的欲望,只是单纯享受对岳母的征服的快感,才让岳母去舔吸自己的鸡巴。  本以爲岳母会嫌弃鸡巴上的尿液,却见岳母张嘴就含住鸡巴,津津有味地舔吮起来,舔干凈后还捧着卵袋,亲吻着龟头赞歎:“真是好宝贝,妈妈爱死你了。”说完又啵啵重重吸了两口。  经过岳母的教育,隋义坚靠着天赋,终于在性爱课程上稍有进步,性知识也是要积累的,这次能把岳母肏得小便失禁,也算是通过了性科举的童子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