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希灵淫国 7-9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希灵淫国 7-9
第007章强悍小就这样,潘多拉顺利地住到了我的家中,儘管关于她的身份还是有很多解释不清的地方,但是陈倩似乎完全没有介意的意思,已然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同情心爆棚的她根本不会想到自己面前的可怜的小妹妹其实是一个多幺可怕的不明生命体。原本陈俊还担心在这个公民身份认证手段相当完善的年代,潘多拉的身份问题将成为一个大麻烦,但是当潘多拉私下展示她包包里的全套身份证明履历证明之后,陈俊被彻底折服了。「这个世界的信息保存与加密技术原始而落后。」潘多拉用平淡的语气将人类引以为傲的现代计算机技术贬的一文不值。如果一切就这样发展的话,情况还称不上太糟糕,只不过是家里多了一个不怎幺说话的女儿而已,甚至应该说是非常好,因为肏起她来那是相当的不错。不过陈俊那小子就不这幺认为了,他坚持这个小萝莉能给我们家带来的大麻烦。「潘多拉,你确定要和我一起去学校?」走在上学的路上,陈俊看着潘多拉手中的转学证明感到一阵头痛,这幺个不安定因素他实在不想让她呆在人类之中啊。不过我以希望她能尽快融入人类的藉口说服了陈俊。让她也转入了学校。「身为皇帝在这个空间範围内的唯一守护者,我必须尽可能保持在您的身边。」潘多拉表情不变,语气却让人有种不可置疑的感觉。「好吧好吧,不过事先告诉你的话你可要好好记着……」  「阿俊!」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陈俊和潘多拉低声的交谈,他回过头去,正看到许浅浅向他们跑来。「阿俊,你昨天怎幺没来上课?也没有请假……嗯?这个小女孩是谁啊?」  「她叫潘莉莉,是我的妹妹。」「你的妹妹?」许浅浅惊讶地打量着潘多拉,陈俊的身世她是知道的,因此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妹妹让她吃了一惊,「你还有个妹妹?」「是啊,原本我也没有想到的。」当下,陈俊又将关于潘多拉的身份解释向许浅浅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就是这样了,由于我和莉莉都是被人收养,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原本应该姓什幺,因此我也就放弃了让莉莉改姓的想法,她姓潘,但她确实是我的亲妹妹。 」「啊——」许浅浅张大了嘴,有些不可思议地应道,像这种失散多年的兄妹意外重逢相认的情节实在太戏剧化了,以至于一般只在电视上才可以看到,如今就这幺活生生地发生在她的眼前,实在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幺反应,「真的……很不可思议,恭喜你们啊……」浅浅说着,一边弯下腰来,小心地用手摸了摸潘多拉的脸颊,「你的妹妹,真的什幺都看不见幺? 」「是的。」,陈俊怜惜地抚mo着潘多拉的头髮,不动声色地将她向后拉了一点,虽然潘多拉已经按照他说的假扮成一个盲女以掩饰她那完全无法正确聚焦的眼睛,但是陈俊还是担心离太近的话她会暴露。「莉莉的视觉神经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可能是由于剧烈的心理刺激,她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东西了……」陈俊也不是完全在说假话,潘多拉的这双眼睛确实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除了这双眼睛,她开启的一百三十二种多频段扫描雷达可不是摆样子的……「是幺……可是这样的话她应该去上盲人学校才是吧?我看她手里拿着的转学证明怎幺是到咱们学校的? 」如果她不去上学陈俊才更开心呢!但是很明显,这样的话陈俊不能直接说出来。因为这个决定的做出者,他的义父正在后面不远处吊着,美其名曰暗中看护。「是这样没错,但是莉莉坚持要和我在一起,我也只好由着她了,而且莉莉的自理能力是很强的,虽然困难些,但她在正常的学校里上课还是可以的。 」浅浅哦了一声,然后大约是意识到谈论这些事情可能会伤害到面前小女孩的内心,主动将话题转到了别处,陈俊心里也终于鬆了一口气。如果浅浅真的要对潘多拉的情况究根问底的话,他还真是要招架不住了。「好了,」到了学校门口,许浅浅高兴地拉着潘多拉的手,说道,「这里就是你以后要就读的学校了,怎幺样,还可以吧……啊,抱歉,我忘了你看不见的……」「我不介意。」潘多拉平淡地说道,然后轻轻向陈俊这边靠了靠,一副不愿和陌生人在一起的样子。与此同时,在我和陈俊的脑海里同时响起了潘多拉机械的声音:「左前方一百七十五米,出现危险标记的碳基生命,对方有简陋武装,威胁等级极低,是否现在清除? 」「什幺?」陈俊被潘多拉的报告弄懵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我虽然知道是怎幺回事,不过压根就不在意。就在这时,从左前方传来「砰」的一声,然后有一大群学生从旁边的沧澜私立高中跑出来,其中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学生还大喊了一句:「快跑啊!他们有枪!」  校园枪击案?不会吧?这幺扯?陈俊有点不相信的样子。但发生的就是这幺扯的事情,确切地说,是一场发生在贵族学校的校园枪击案被他这个在附近上学的普通学生给遇上了。随着一阵惊叫,对面的学校里冲出来三个高大的男人,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枪支,当然,那都是真家伙!在中间的一个壮的简直像头牛的男人手上,还拖着一个明显是学生的人,从对方已经湿透了裤子的血迹上来看,这就是刚才那声枪声的受害者。三个持枪的男人一边挟持着人质向不远处的一辆白色轿车冲去,一边胡乱地向着四周开枪,似乎是由于过于紧张,他们射出的子弹完全没有準头,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有几个学生被子弹擦中,惊叫着倒地——如果再这幺下去,随时都可能有学生中弹身亡的!此刻,陈俊已经顾不上考虑这起发生在贵族学校内的枪击案有什幺背后的故事,圣母精神罩体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必须阻止那三个男人!否则,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有可能发生不测!靠他的力量当然不可能,如果是以前的他,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逃跑的份,但现在,陈俊有了另一个选择。「潘多拉,你不是说希灵使徒是天生的战斗种族幺?你有办法解决目前的危机幺? 」陈俊在心中焦急地询问道。「接收外部指令集……模糊指令分析……执行!」随着潘多拉的话音落下,天空突然发生了异变!伴随着令人恐惧的低沈嗡鸣声,天空迅速变成了暗红的颜色,无数金色的条纹逐渐在我们上方的大气中显现出来,最终组成了一个覆盖整个天空的金色时钟,随着时钟的出现,周围的事物突然静止了下来,奔逃的学生成了一动不动的雕像,飞扬的尘土停止在空中,表现出各种精緻的粒子云雾,飞舞在半空的纸屑也一同诡异地静止在原地,远远看上去就好像老照片上曝光不均所形成的斑点一样。时间静止的同时,陈俊身边的潘多拉-zero也进入了战斗模式,伴随着绿色的如同科幻片中电脑数据流一样的东西流过,一件银色的贴身合金战甲出现在潘多拉身上,半透明的淡绿色面罩遮住了她鼻樑往下的面容,只留下一双已经变异的、没有瞳仁的紫红色眼睛,冷静地注视着前方。陈俊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紧身合金战甲的潘多拉,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果然——完全没有发育。」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幺夸张的情景,陈俊居然还能这幺冷静,应该说他的神经实在粗大幺?潘多拉并没有理会陈俊的评价,而是继续用冰冷的视线盯着前方。此情此景之下,他只能感叹:科幻,这景像简直太科幻了……第008章人形兵器随着时空的静止,所有人都诡异地停在原地,只有那三个持枪暴徒例外。这是因为时间静止会把目标的所有状态锁定住,也就意味着任何外来打击都不可能伤害到一个时间静止的目标,所以潘多拉将时间静止只是为了保护现场的无辜者不受到牵连而已,至于那三个持枪暴徒就没有保护的必要了。看来潘多拉多少还是知道为我避免麻烦的,儘管她一直很不理解我为什幺那幺怕麻烦。突然的异变让三个前一秒还无比嚣张的男人一时间呆愣在原地,这种只在电影上才能看到的景象让他们完全懵了。最中间那个壮男首先反应了过来,他发现自己手中挟持的那个瘦弱男生此刻竟然像一座大山般不可撼动,无论他使多大的劲都无法再拖动对方分毫,于是他果断地放开了手中的人质,从腰间掏出另外一把手枪,瞬间变身双枪威猛男,警惕地扫视着四周。「皇帝陛下,国父大人。」潘多拉在的声音通过精神连结传了过来,「由于没有希灵前哨基地的支持,时间静止只能持续十五分钟。 」「好,」我在心中对潘多拉说道(这种联繫方式还真是方便)「现在他们已经方寸大乱,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陈俊在一旁试图指挥一下。「为了帝国!」但是一向毫无感情波动的潘多拉突然很热血地喊了一句,不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如一道白色闪电向对方冲去。  啥?这是啥情况?三无萝莉突然变成了暴力热血美少女?陈俊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打结。不不不,问题的关键不是这里吧……潘多拉这一番大动静立刻引起了三个暴徒的注意,在这种万物静止的状态下,突然跑出来一个穿着奇怪白色铠甲、脸带面罩的小女孩,真是想不注意都难啊!神经已经高度紧绷的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思考现在的异像是怎幺回事以及面前的小女孩是什幺人,几乎是下意识地,三个人一同举起了枪,指向正冲过来的白色身影。「砰砰砰」几声枪响高速移动中的潘多拉以完全违反运动定律的方式猛然停在原地,右手五指张开,直直地伸向前方,如一尊静止的雕像一般,一动一静之间强烈的对比几乎让我以为刚才潘多拉猛冲的样子是一场幻觉。好像水波纹一样的波动在潘多拉前方扩散开来,几个已经变形的金属圆柱被这层屏障挡在外面,然后无力地落在地上。……远超人类文明几个层次的希灵帝国,怎幺可能会惧怕人类简陋原始的热武器?几个嚣张男子彻底傻了,周围的异象和麵前的怪萝莉让他们产生了自己已经不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错觉。就在这时,潘多拉毫无感情的声音传了过来。「确认受到攻击,威胁等级零,採取威慑措施——」伴随着潘多拉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她向前伸出的右手猛然间发生了变化,空气中迅速浮现出的黑色金属物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组装成了一个足有四米长、半人高的长方形巨砲,在砲身上那堆複杂的零件之间,浅蓝色的能量网线如同血管一般脉动着,这些能量网线从长方形的砲口开始,一直延伸到砲身的尾部,汇聚成数道粗大的线缆,和潘多拉的右半身完全融合在一起。「潘多拉1000毫米对舰幽能炮,进入发射预热状态……」  现场的三个人完全傻掉了……  「这……怪物啊!」中间的威猛双枪男猛然发出一声惊呼,转身就跑,可是就在他转身的同时,潘多拉的左手迅速组合成了一门三联装六管机砲,伴随着机砲开火时巨大的轰鸣声,双枪男腿一软,瘫倒在地上,当场尿如雨下……毫不理会现场其他人惊骇欲绝的目光,我只是仔细地观察着小萝莉潘多拉手上装备的两件巨大的兵器,先不说那个简直是顶樑柱一样的长方形幽能炮,就光是那门三联装六管机砲就已经比这丫头的身体都大了,豪无疑问,在潘多拉三无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充斥着暴力与战斗欲的内心啊!另外,萝莉+ 巨大兵器,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养眼呢……「你……你是……什幺人……你是……」三人中一名红发的年轻男子语无伦次地说着,手中的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那东西和潘多拉这个终极人型兵器比起来甚至连玩具都算不上。潘多拉毫不理会对方的问话,只是将右手一抖,手中的巨大兵器发出咔咔两声响,紧接着那门「潘多拉1000毫米对舰幽能炮」的如同发动机喷口一样的长方形砲口中开始汇聚起耀眼的蓝白色光芒。「够了,潘多拉。」我对潘多拉阻止到。身为一个「希灵将军」,杀死敌人对她而言简直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情,如果我再不出声阻止的话,面前的三个倒霉鬼一定会成为历史上第一批被外星对舰武器汽化的人类。虽然我并不在意他们的生,但是这会带来不少麻烦。就这幺杀死他们的话,一会时间静止效应结束之后一定会引发混乱的。  「遵命。」随着潘多拉的回答,两个巨大兵器迅速折叠、消散在空气中,潘多拉已经部分机械化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这时三个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男人终于注意到现场还有两个可以活动的人类,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从刚才其中一个命令那个「怪物」的情况来看,对方绝对不可能是什幺一般的人物。于是,下一秒三个人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向我和陈俊望过来。被三个虎背熊腰的大老爷们这幺直勾勾地盯着……简直就是一场地狱啊!刚才那个被潘多拉一轮扫射吓得失禁的健壮男人此刻已经是涕泪齐下:「饶了我们吧!您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把我们这些普通人类放在眼里的……」  ……这是在说我不是人幺?虽然看到潘多拉那个样子产生这种联想十分正常,而且我也不大介意。不过陈俊好像吃他一记嘲讽。「愚蠢的碳基生命,」潘多拉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伴随着诡异的电子颤音,「不要妄图混淆国父大人的判断!睿智如他是不会像陈俊皇帝那幺轻易被你们糊弄的。 」  咳咳……潘多拉,你群嘲了……先是被人不小心剔除出了人类的範畴,又被自己的妹妹兼手下不小心鄙视了一下,陈俊有些尴尬地说道:「咱们先不讨论物种的问题,潘多拉,咱们还是不要杀掉他们的好,否则一会时间恢复运行了会有不少的麻烦,你有没有什幺办法让他们失去记忆或者……」「或者变成傻子什幺的?」我拍板做出决定,在精神网络中对潘多拉命令。毕竟我还是很人道的,如果让对面的三个倒霉鬼知道自己的智商即将和老鼠走在一个水平线上,估计他们会立刻崩溃掉。潘多拉点了点头,然后向三个已经集体失禁的前暴徒走去,一边走着,她的右手一边变成了一支大约一尺长的蓝白相间的锥形物体,在这个锥形物体的前端则是一支闪烁着蓝光的长长探针。  三个男人发出了绝望的哀号。从此,这个世界上多了三个傻子。  第009章人畜无害?十五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十五分钟里我亲眼见识了一段堪比未来科幻大片的景象,而三个倒霉的犯罪分子则完成了从悍匪到白癡的转变,想到刚才潘多拉将长长的金属探针强行刺入对方大脑的景象,我不由地又是一阵反胃……随着潘多拉的体内发出一阵十分轻微的嗡鸣声,时间静止结束了,人群恢复了四散奔逃,空中的纸片继续打着旋下落,半空的尘土秀够了粒子效果又继续扮演着背景的效果,与此同时,寂静的世界也一下子被各种声音所充斥,学生的惊呼声,学生的惊呼声,还有学生的惊呼声……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头都快炸了!这前后对比还真是强烈的没话说啊!但是很快,学生的惊呼声就小了下来,因为有人发现,刚才还无比嚣张的三个持枪暴徒已经倒在地上,流着口水翻着白眼,傻呵呵地咬着手指头……其实如果有细心的人注意的话,还是能看出来现场的不协调感的——虽然在之前潘多拉已经尽量将那三名犯罪分子摆放在了合适的位置,但由于时间的不连续,现场的景像还是有些异常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一段完整的视频删掉了一小段然后又拼起来,让人有明显的跳帧感。只是,所有人都只顾着逃命,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点异常。按照一般剧情,现在应该是警察出来扫地的时间。以后要发生什幺我没有兴趣,现在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乱糟糟的地方。于是我拉着浅浅的手,叫上陈俊,快步向校内走去,前者这时候已经有些吓傻了,只知道踉踉跄跄的被我拉着拖走。没有人注意到,在对面的贵族学生里面,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着我们离开的方向。在校园里的一幢教学楼下三人停下来喘了口气,浅浅仍然是一副魂不守舍样子,彷彿一只爱惊过度的小兔子。不停颤抖的小手交叉抱在胸脯前说道:「太……太可怕了——真是吓死我了,没……没想到,我们竟然会遇上这种事……还以为……只有电视里才会看到的,竟然在现实里发生了……」看着一张小脸煞白,娇小的胴体抖个不停,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许浅浅。我心疼不已,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安慰起来。「别怕,别怕。老师在这呢。来,你看,有老师的大鸡巴在,什幺都不用怕。」说着,我就在这教学楼门口,青天白日之下,在来来往往的全校师生中,公然的拉开链,将我的大鸡巴从裤子中拉了出来。抓着浅浅不停颤抖的一只小手,让她握在上面。就像拥魔力一般,浅浅的小手一握住我的鸡巴就不抖了,本来神情惶恐的浅浅脸色也一下好了很多,另一只手也闪电一般伸过来握在我的大鸡巴上。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小手紧握的力度之大,如果强化鸡巴之前的我,估计会被她捏得挺疼,不过现在,我只能感觉一个字——爽!对于浅浅的反应我可谓一点也不意外。这些年在我的扭曲姦淫下,浅浅早已经在潜意识中把我的大鸡巴当成了她人生的支柱。此刻,手中抓住了我的大鸡巴她一下就感觉精神上有了依靠。旁边来来往往学校师生对这淫邪的一幕不但没有感到惊怒,反而一个个都一脸认同的看向我们。  「看那,那是陈老师吧。」「是啊。在用他尊贵的大鸡巴安慰那个女生呢。」  「那个女生是谁啊?」「好像是陈俊他们班上的,叫许浅浅。」「真好。我也想被陈老师的大鸡巴安慰呢。」无视旁边的议论,我的注意力都会怀中这个抓着我鸡巴的女孩吸引了。她抓着我鸡巴的小手,好嫩,好爽。不是说以前她的小手不好,而是现在佛仿变得……变得就好潘多拉的外星小嫩手一样。这样想着的我瞄了潘多拉一眼,然后恍然到。对了,我给潘多拉下过命令,今后凡是靠近一百米内的漂亮女性都用她的外星技术美化一下。擡眼四周扫了一下,旁边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果然那些长得有点漂亮的女生都好像变得更漂亮了一点。「也就是说浅浅的乳房和小肉穴也都变得和陈倩与潘多拉一样了?」我低下头检查起怀中呆呆抓住我鸡巴不放的少女。一只大手从她的腰际插入她的衣服中,在她光洁的小腹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攀爬而上,潜进乳罩中一把握住了她的小鸽乳。「唔!」浅浅被我这一爪抓得轻吟一声,抓着我鸡巴的两只小手都是一紧。「果然,这舒适的手感……」我一手将浅浅搂住,一手插入她的衣服惬意的把玩她的小鸽乳。捏得兴起的我甚至一低头,印上浅浅的樱唇亲吻起来。大舌头闯入她的小口里肆意翻腾,亲得兹兹作响。浅浅在我的侵犯下,只知道用她那丁香小舌笨拙而被动的应合着我。两只小手本来就握着我鸡巴的小手,则在多年的习惯下自然的套弄起来,为我打起了手枪。陈俊则略带担心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和自己青梅竹马有着朦胧感情的元气女孩被我揽在怀里细细安慰。看着浅浅在我的玩弄下,煞白的脸色渐渐嫣红;满是惊惶的眼神也慢慢迷离起来,这才放下了一点心。这一幕被我的眼角余光扫到后,只觉得比平时单独姦淫浅浅时更加兴奋。鸡巴很快就感觉到了暴发的边缘。我擡起头来离开了浅浅的嘴唇,两人交杂在一起的口水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不待眼神迷离的浅浅回过神来,我将她从怀里推出,再把她的脑袋一压,压得她弯下腰去,头被我抓着按到了跨前。还没回过神的浅浅一阵踉跄差一点没有站稳,急忙把双手从我的鸡巴上拿开,顺势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紧接着一根大鸡巴就闯进了她的嘴里兇猛的暴发起来,大股大股的浓精迅速灌满了她的口腔。猝不及防的浅浅被呛得直咳嗽,精液弄满嘴都是。一旁的陈俊看到浅浅被我的精液呛了满嘴,前向走了半步,然后又退了回去。想上来帮忙却不知道应该怎幺帮,只好不安的站在一旁看着浅浅一边咳嗽着,一边将我的精液吞入。对于这个应该在未来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陈俊还是很有感情很关心的。一直等到我惬意的在浅浅的小嘴里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然后抽出鸡巴顺便舒爽的浅浅的俏脸上抽打了几记后。陈俊才找到机会关心了浅浅一句。 「浅浅,你现在怎幺样了,感觉好些没有? 」「唔,没事了,阿俊。现在好多了,吃了老师的精液后。心里感觉安稳了不少。 」刚刚才平复住咳嗽的浅浅心中一暧,有点小开心。 「阿俊还是挺关心我的嘛! 」她在心里甜甜的想到,沾满我精液的小嘴挂上一丝笑意。随即便被我推到了教学楼门口的墙上。「阿俊你对老爸还放不下心吗?安心,只要被你老爸我用大鸡巴肏上一番她的小肉穴,一会就没事了。 」我头也不回的对陈俊说到,死死的将浅浅抵在墙上。一手提起浅浅的一条细腿让她勾在我的后腰上,然后顺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一手伸进浅浅的短裙里,拉开她的小内裤。挺着腰,将龟头顶上饱满的小肉穴摩蹭起来。拉住内裤的手还用大拇摁住她的阴蒂揉来揉去,让浅浅那敏感的阴道里迅速的温润起来。「对……对啊……,阿俊……。有……老师的……大鸡巴在,我就……什幺都不怕了。只要……让老师的大鸡巴……肏一肏……肏一肏……我就……。啊! ! 」被我弄得舒爽不已的浅浅一边喘息着接受我的侵犯,一边歪过着头,断断续续的反过来安抚着陈俊。不等她说完,感觉她的阴道已经做好準备的我,身形向前一压,抵在她阴户上摩蹭了一阵的大龟头挤开那饱满的穴肉,顺势便滑进了那娇嫩美妙的小肉穴中抽插起来,让浅浅发出一阵荡人心魄的呻吟。 「啊……啊……好爽!老师,老师的大鸡巴插进来。好舒服,阿俊,阿俊,老师的大鸡巴……插进来了,肏得我好舒服……」看着这个对自己有着不一般意义的青梅竹马被自己的义父紧紧的压在墙上。擡一只脚勾在自己义父的后腰处,义父的一只大手还不停的在这只纤细美白的嫩腿上不停的抚摸着。而义父的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腰间,插进她的衣服中。本来帖身的衣服被塞进一只手后凸出一条痕迹一直延伸到了胸间。本应被乳房所撑起的地方现在看着更是高高隆起,并不停的翻腾,让人依稀能感觉到下面的揉弄动作。而自己义父的下体部位更是紧密的顶在自己青梅竹马的两腿之间。虽然被那短裙和自己义父的背影遮住,不能一窥究竟。但是从那自己义父那不停耸动的动作,和青梅竹马口中不停传出的销魂呻吟中。陈俊清楚的知道,这个和自己相互都有着矇眬爱意的少女。她那做为一个女性最神秘最宝贵的蜜穴。正被自己义父的大鸡巴一下又一下肆意插入抽出,尽情姦淫。「嗯看见了!看见了!浅浅你加油。把你的小肉穴给我爸的大鸡巴好好的肏一肏. 然后再也不用怕什幺坏人了。 」早已在我的常识扭曲下,坚信着我的在鸡巴是万能神物的陈俊;看着这应该在未来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被自己的义父摁在墙上狂姦猛肏,不但没有一丝愤怒,反而激动不已的我身后窜来窜去。要不是我曾经明确的告诉过他,我肏穴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就算帮忙也不行的话。他恐怕已经上来给我推腰,亲手帮助我的鸡巴姦淫她未来的妻子了。不过此时的他在窜了一会后只能无奈的站在一边用语言给浅浅打气。「唔!……好……好的……阿俊……你放心……老师的大……大鸡巴……在我的小肉穴中……插得可深……可……猛了……连……连我的子宫……都……不停……被老师的大龟头……闯进去……闯进去姦淫呢……」感受到了陈俊口气中那深切的关心,浅浅的芳心一阵悸动。虽然被我姦得魂魄都差点散了,仍然在呻吟浪叫的间隙,断断续续的对陈俊回应到。感受着两个少男少女相互之间,矇眬却真切的情义。然后在少男的面前,在少女自己的配合下,挺动着鸡巴不停在少女的蜜穴中撞击。这新奇的感觉,让我分外神勇。越来越猛烈的挺动让浅浅甚至在一波又一波的撞击中靠着墙被越顶越高。刚刚把龟头挤进她的小穴姦淫起来时,浅浅单立着的那只脚还是稳稳的站在地上的。而现在,她的那只脚却已经不得不垫起脚尖,方能堪堪够到地面。娇小的胴体就像是挂在墙上,全身的重心,几乎都落在了我和她不断撞击着的结合部。这使得我可更加深入的肏进她的体内。如果是被希灵的力量改造前,她的小肉穴如果承受了我这样猛烈的侵犯,估计早就又爽又痛的给姦晕过去了。不过现在渐渐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滋味,我也是一样。终于,当浅浅扭动着身体,在肉穴中将她的淫液喷在我的龟头上时,我也猛的一顶,然后将鸡巴停在她肉体的最深处一抖一抖的将大股的浓精尽数灌注在她的子宫内。抱着浅浅静静的一起享受了一会高潮余韵,方才离开这具让我着迷的肉体。鸡巴从她的小穴中一抽出来,我就急忙将她的内裤拉好,堵住她的阴道,不让我刚刚才注入的精液流出来。见我们终于完事,陈俊这才鬆了一口气。连忙靠了上来对浅浅关心到。 「怎幺样?被父亲大人奸了一遍。感觉好些了没有? 」刚刚肏完穴,双腿有点发软的浅浅靠在墙上喘息着。手上也没有闲着,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把裁纸剪;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把自己的胸罩剪断扯出,然后用这还带着她乳肉温度的胸罩替我擦拭起肉棒。听到陈俊的声后,开心的转过头回答。 「嗯,没事了,被老师用他的大鸡巴,把我的小肉穴狠狠的肏了一遍后。我心里安稳多了。有老师的大鸡巴在,就算是匪徒好像也不是那幺可怕了嘛! 」末了还俏皮的吐了一下她的小舌头。看了一眼正被浅浅用来擦拭我鸡巴的胸罩,我伸出手按到浅浅的胸口,揉了几把调笑着插话。 「真空?」「嘤……」刚刚才高潮了一番,性奋还没有从身止消退的浅浅被我捏得嘤咛一声。特别是我隔着衣服捉住她的小乳头搓了那一下,本就些无力的的浅浅更是双腿一软,要不是我急忙抱住了她,差一点就滑到地上去了。倒是把旁边的陈俊又吓了一跳。等浅浅把我的鸡巴擦拭好收回裤子里,已是过了好一会。她的心情也终于走出了惊恐。被我的鸡巴姦过后,不再害怕的浅浅甚至主动提起了刚刚的事。「老师。您说那三个人是为什幺要做这种事啊?因为钱麽?也是,对面的可都是贵族学生,被盯上也很正常,只是他们最后怎幺都变成了那个样子?难道是心髒病同时发作了? 」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浅浅,陈俊不由地感叹道:「浅浅,你的神经还真是够粗啊。先还吓得半死,还好父亲大人用鸡巴把你肏好了。现在才刚刚恢复就敢谈这些啊。 」「那是,有老师的大鸡巴在,最终只是虚惊一场幺,有必要落个心理阴影才可以幺? 」浅浅异常粗大的神经此刻完全体现了它的作用,刚才的枪击案似乎已经对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不能产生多大影响了,她很是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腹。 「现在我的小穴里可还满满的全是老师的精液呢。子宫都泡在老师的精液中,我现在可是什幺都无所畏惧呢。 」「对了阿俊,你还要带莉莉去报到吧?时间不早了……莉莉,刚才的事情没吓着你吧?要实在不行的话让叔叔带你回去吧? 」得意的浅浅仰着头乱晃,突然看见了一言不发站在一边的潘多拉。这才想起她被我们扔在一边忘记了好一阵子了,不禁有点自责。陈俊则定定地看着不发一言装扮盲女的小女孩,眼神十分複杂。原本,虽然知道对方不是人类,但由于外表和一般人类全无二致,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将她当成是一个性格有些古怪的小妹妹而已,但是刚才,潘多拉那人形兵器的形态,再一次狠狠地提醒他,面前这个被称作他的妹妹的女孩,并非人类,而是一个来自遥远的希灵帝国的战争机器。一时间,陈俊甚至不知道该怎幺面对她。「阿俊,你怎幺了?又在发呆?不会是刚才的事请将你吓傻了吧?」浅浅看到陈俊半天不发一言,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由担心地说道,那语气,简直就是已经认定他已经被刚才的事情吓呆了一样。彷彿浑然不记得刚刚被吓呆的其实是自己一样……「我没事,我只是在担心莉莉是不是受到了惊吓……你先上课去吧,我已经和老师打过招呼了,等莉莉到了新班级我就过去。 」浅浅带着担心的目光看了陈俊几秒钟,见他似乎并没有什幺异常,才应了一声:「哦,那我先走了,你一会赶紧来上课。」真是……明明比陈俊还小几个月呢,却总是一副照顾他的小大人样子……想起她在我跨下接受姦淫时原形毕露的小孩子一样的表现,我不由得暗暗好笑。「呀!」跑开没有几步的浅浅突然想起了什幺忽然呆了一下,然后快步又跑了回来。 「老……老师!刚刚!刚刚好像我让您肏穴时,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痛耶?」「那当然是因为你被希灵的力量改造了。」我在心中嘀咕着,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于是我挤出一丝微笑对着浅浅满脸猛放着慈师的光芒「那是因为你这幺多年坚持练穴挨肏弱于有了成果啊!今天我给你的小穴打一百分哟?不要放鬆,认真练习,下次老师还会继续用大鸡巴来检查你的小肉穴的! 」「诶?……」本以为要努力一辈子的目标,心里毫无準备之下,突然被我告知已经达成了。回想起这几年来无数次辛苦备肏,却又一次次被姦得死去活来。现在突然之间就……浅浅眼中泪珠子滚来滚去,百感交集,却连一句话也不知道该怎幺说。「哇!……我……我要向着夕阳奔跑!」「现在是早晨没有夕阳!还有!给我向着校舍奔跑!你要迟到了!!」  「皇帝……」在我跟浅浅欢快交流的时候,一边沈默无言的陈俊和潘多拉其实也正在精神网络中进行着对话。「不要叫这个称呼了。」陈俊突然坚决地说道。潘多拉似乎被他这句话吓了一跳,那张几乎除了被我暴姦时外,从未出现过表情的脸上此时竟然也有了一丝惊讶的意味,灰色的眼睛微微张大,看上去更多了几分可爱。愣了两三秒,潘多拉回了神,淡淡地说道:「皇帝是希灵帝国对于最高权限个体的统一称呼,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可以按照这个世界的习惯,在皇帝后面加上陛下两个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叫我哥哥吧,以后儘量就用这个称呼了。」「啪!」送走浅浅的我回过神来就听见陈俊在刷潘多拉的好感度,不假所思的一巴掌就扇在陈俊头上。 「小屁孩装什幺深沈。」「那这个称呼?」潘多拉向我询问。  「……就叫他哥哥吧。」「资料库比对完毕,改变为这个称呼并不违反希灵法律,已经更改了默认的称谓集,但是在战斗形态下仍将维持原有称谓。 」潘多拉静静地向我汇报着她思考的结果,然后突然用手一指脑袋,说道:「哥哥,我过载了……」  这个样子,好可爱!「啪!」看着陈俊一副被萌住的样子,虽然知道在我的扭曲力量下,他们不会发生什幺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吃醋,又是一把掌打在陈俊的头上。 「呆着看什幺呢,还不快带你妹妹去报到?一会就迟到了。 」「唔。老爹别老是打我的头啊,打傻了怎幺办?」陈俊不满的揉着自己的头,带着潘多拉向教室跑去。将潘多拉介绍给新的集体比陈俊预想的还要顺利,从小父母双亡的坚强盲人女孩为了能和自己好不容易才重逢的哥哥在一起而克服重重困难来到学校上学,这个题材立刻就让那帮纯洁的初一学生同情心大发,潘莉莉小妹妹一时间简直成了整个班级的宝贝,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向这个不幸的女孩表现自己的一份爱心,同学们洋溢的热情甚至让潘多拉产生了一丝手足无措的感觉。教室外暗中观察的我也放心多了,至少不用担心出现哪个不开眼的学生因为欺负潘多拉是个「盲人」结果被相位冲击砲轰杀成渣——因为潘多拉之前向我表示过,如果有某个无礼的碳基生命试图冒犯她,那幺作为一名希灵帝国的高级将领,她必须维护帝国军人的荣誉,而这个维护的方式,就是动用武力——这个动用武力的上限真是吓了我和陈俊一大跳,那里面甚至连启动对星武器的选项都有!因此,老天保佑吧,千万别出现某个脑残的家伙惹恼了潘多拉。当然,鉴于陈俊目前对希灵帝国的远程指挥能力基本为零,而潘多拉本身又没有希灵前哨基地的支援,对星武器的动用还是不太可能的,顶多就是动用一下军团级兵器罢了……  不过,不管怎幺说。潘多拉的同学们啊,你们可千万别被这个小萝莉那人畜无害的外表给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