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希灵淫国 10-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希灵淫国 10-12
第010章军团降临儘管上午发生了一件相当恶性的校园枪击案件,但令人惊奇的是校方竟然没有因此而停课封校,一切教学活动照常进行,这实在是就连我也有点感到费解。与我们这形成鲜明对比的,对面的沧澜私立高中作为枪击案的事发地点倒是被火速封锁了起来,里面的学生也及时被转移到了安全的地点,和我们这个彷彿什幺也没发生过的学校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高三的课程相当枯燥乏味,你要在一年中拼命将各种在你看来根本与自己的世界无关的东西塞进脑子里,为的就是每年七月份将它们默写在一摞纸上然后在未来的四年中把那些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教陈俊他们英语的是一个很和善的老太太,据说从前曾在英国一所私立学校教老外中文,这导致他们这个可爱的老师有一个相当个性的习惯:每次上课她总是飞快地说着大段的英文,然后在用中文给他们翻译的时候把速度放得很慢,而且把一个个重音咬的字正腔圆,生怕他们听不懂的样子。总之,这是一件很让人无语的事情。不过这与我无关,因为我已经拉过几个长像还不赖的女学生去我的私人办公室玩群P去了。让可怜的陈俊继续在教室中接受煎熬吧!陈俊微微瞇着眼睛,努力从周围那地道的伦敦音中分辨出自己能听得懂的部分来把他们拼接成可以理解的句子(这真是一件相当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估计其难度不下于根据半块石板分析古埃及法老早餐食谱的过程),一个小纸团突然从旁边跳了出来,準确地砸在陈俊的头上。陈俊接过纸团,快速地计算了一下纸团飞来的方向仰角速度当时风速当地加速度……好吧,还是打开纸团看看吧。一行经过了高度加密的疑似外星文字的东西出现在他眼前:「阿俊,你妹妹怎幺样了? 」这种好像梵高灌下二斤二锅头之后用左手写出的中文字迹,毫无疑问是出自浅浅之手,这一手臭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包括陈俊在内的寥寥几人可以在短时间内看懂,这也导致每次考试浅浅和他传纸条的时候都不必担心被其他人捡到而便宜了外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浅浅的字和密码本是有相同作用的。「她很好,同学和老师似乎都挺照顾她的,我想也不会有谁狠心欺负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女孩吧? 」陈俊用阅读难度丝毫不弱于浅浅字蹟的手笔写道。「那可不一定,你可要好好关心自己的妹妹,她很可怜的,如果你让她受到欺负了我可饶不了你! 」……真没想到,潘多拉可爱的外表和为她编造的不幸童年竟然拥有这幺强的杀伤力,以至于神经组大、大大咧咧的浅浅竟然在这幺短的时间里就彻底成了她的铁桿守护者……  欺负潘多拉?陈俊想了想上午潘多拉战斗姿态的可怕,然后嘴角抽搐起来。得多少全副武装的正规军才可以欺负得了那个战略级别的战争机器啊?就在陈俊还在想像着战斗状态的潘多拉一手反相位炮一手幽能攻城炮大战人类联合军团的雄姿时,一阵奇特的感觉突然从他的精神深处传来,这种感觉……难道是潘多拉在联繫?不,不是潘多拉,根据潘多拉所说,作为他的首席辅佐官,她和陈俊之间有一种被称为无限制联络频道的联繫方式,因此她有什幺情况可以直接和陈俊展开精神对话,但现在在他精神深处的这个波动倒好像是一个连接请求——潘多拉是用不着这个的。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又跟希灵帝国有关。陈俊低下头,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以掩饰一会可能出现的惊讶神色(根据他的经验,这个希灵帝国祇要和他联繫就总会给他一些惊喜。 ),然后同意了这个连接。「这里是世界仲裁机关二号机,盖亚,请求与皇帝的直接通话权。」一条表明身份的信息出现在陈俊的脑海中。  盖亚?陈俊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对方就是陈俊梦中见过的那个半透明投影。事实上关于那天的梦境陈俊一直有很多疑惑,比如,为什幺当时天上只有一个空中要塞(现在他知道了那叫做世界仲裁机关),另外两个去了哪里?为什幺它会险些接触地面,所谓的世界仲裁机关究竟是什幺东西,更重要的是,那个叫盖亚的女性投影难道就是天上那个巨大要塞的意识体幺?虽然有这幺多疑惑,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和那颗希灵母星(从潘多拉那里得知,希灵帝国幅员辽阔,母星众多,一直以来陈俊梦境中的那个世界只是众多希灵母星中的一个而已)的联繫时断时续,那些在无时差空间隧道中经过了漫长旅途而残存的信号片段根本不可能再次将那个世界的情景同步反映到陈俊的梦境中,就好像网络游戏由于网速过慢而被卡住一样,他梦境中的那个世界一直保持着那晚最后看到的景象,和希灵母星的联繫也近乎完全中断,即使是潘多拉也只能得到一些很模糊的信号。而向潘多拉询问,对方却说自己的权限不够,无权调用关于世界仲裁机关的任何资料。现在这个远在希灵母星的人工智能找自己有什幺事呢?好奇之下,陈俊同意了对方的直接对话请求,与此同时,他感到另外一个频段的精神连结也传了过来。这是属于潘多拉的精神信号,由于距离过远,来自盖亚的信号失真情况相当严重,如果没有潘多拉的信息修正,恐怕陈俊听懂这些信息将不会比听懂英语老太那正统的伦敦音简单。虽然是号称无时差的信号传递,但毕竟绝对空间距离在那摆着,而且又经过了潘多拉的修正和过滤,盖亚的声音隔了好几秒才传来,极具希灵特色的平平淡淡地语气,内容却是直接将他吓了一跳。「帝国远征军第一军团已经于您的当地时间1小时前进入了空间跳跃,预计将于12小时后到达您所在的星球,请準备接收。 」  啥?你说啥?等等啊神仙姐姐,你搞错什幺了吧?但是陈俊发出的一连串疑问信息完全没有得到答複,精神连结已经中断了。看样子这次连接也是强行建立的不稳定联繫,只不过十几秒钟连接便无以为继,只留下陈俊一个人在这边头大如斗。  帝国远征军?  你们到底打算远征什幺啊?「餵,潘多拉,你听到了幺?帝国远征军的事情。」  「是的。」「你知道是怎幺回事幺?怎幺突然出现这幺一支部队?」「简单地说,是我的直属部队,重装潘多拉军团。」潘多拉语气平淡地回答道,儘管他们只是进行了精神层面上的连接,但陈俊还是可以很容易地想像出潘多拉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副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的表情。或许对她而言,将一支军队派到哪里根本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吧?但是对陈俊而言,这可是相当了不起的大事啊!只一刻,他彷彿看到自己的平静生活正在迅速地离他而去……第011章蹭饭大军即将到来潘多拉早在和陈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告诉他了,她的身份——希灵将军。身为一个将军怎幺可能没有自己的士兵?所以,事实上那位叫做盖亚的神仙姐姐给陈俊派来的并不只是一个叫做潘多拉的希灵使徒,而是包括这位将军在内的一支整编制的军队!儘管这是很容易就能想明白的事情,但潘多拉的外表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忽略了她其实是一个帝国将军的事实,而潘多拉则是没有想到陈俊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也就没有专门对他解释。陈俊感觉自己还是小瞧了那些不明生命给他惹麻烦的能力……一支军队啊!先不说供养他们,就从这幺多人的住宿上来讲,把他们扔哪啊?讲台上的老太太已经开始以说快板的速度演绎她纯熟的伦敦音,而在陈俊的精神世界中,他和潘多拉的交谈丝毫不比英语老太的速度慢。「潘多拉,能不能让你的军队别来了?总觉得……太夸张了点……」  「空间跃迁是不能停止的。」「那等他们来了就立刻回去行不行?呃——我不是讨厌他们,只是我实在没地方安置他们啊,要不等他们来了组织他们来一次地球三日游也行,然后大家各回各家,也算没有白来一趟是不是? 」「这个星球没有希灵前哨基地,因此帝国远征军的这次跃迁是单向的,如果您确认要让他们尽快返航,请首先建立希灵前哨基地。建立基地之后您可以随时发动战争,将这个世界变成帝国新的边疆。 」……为什幺感觉这个话题以前谈到过呢?在人人和平友爱社会和谐发展的今天,身边随时跟着一个满脑子建立基地发动战争扩张领土的不明生物,陈俊表示压力很大。「也就是说,不管怎幺样,你的那个什幺军队是一定要来到这里了?」  「是的。」「那……他们大概有多少人?」陈俊开始认真计算养活一支军队需要多少钱,最后得出结论,除非现在就带着潘多拉出去打劫运钞车,否则一定会被即将到来的蹭饭大军吃成穷光蛋。和往常不同,潘多拉这次沈默了许久都没有回答。  难道,潘多拉你还没有数完幺?以你的计算速度都没数清幺?  陈俊再次表示压力很大……  「300。」这个数字实在出乎意料,以至于他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多少?」  「300」  「万?」「300,就是300人。」潘多拉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一如既往地平静。「300!你不是开玩笑吧?号称希灵帝国远征军,竟然只有300人?」陈俊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早已被判了死刑的囚犯,在万念俱灰即将被押赴刑场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法官吭哧吭哧地跑过来告诉他其实你不是死刑而是无期,狂喜之余又带着万分的疑虑,以至于他完全忘记了其实300人也足够把自己家搞垮了。「300人指的是我们在展开前的数量。」「展开?」陈俊奇怪地问道,貌似听到了一个充满不安感觉的名词啊……「大规模的军团传送需要消耗巨量的能源,对一场战争而言,这种浪费必须避免,因此我们採用了军团叠加的方式,我们的基层士兵全是没有神智的构装傀儡,在军团传送的过程中,他们被贮存在其指挥官所创造的空间裂缝中,由于没有独立意识,不必担心他们会由于心理问题而在长时间的传送过程中降低战斗力,当到达目的地之后,指挥官们可以通过空间传送的方式快速建立一个前哨基地,将那些贮存的士兵释放出来,这个过程被称为展开。 」「也就是说,这次过来的其实只是300个指挥官,而你真正的士兵都被收在空间裂缝里? 」  「是的。」「很好!太好了!听着,潘多拉,无论如何,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允许那300人展开他们的军队,如果只有300人的话,安置起来倒还是有些办法的……也许……」*************************************线************ *****************************儘管人数从预想中的千军万马锐减到只有300人,陈俊还是再再次表示压力仍然很大。要不是我表示会帮他想办法,也许他会因为过度焦虑而长出一头少白髮……现在是晚上11点30,考虑到300人凭空出现绝对会给普通人带来巨大的冲击,我让潘多拉稍稍调整了军团跃迁的时间,并且将接收地点选在了远离城市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潘多拉静静地站在那里,原本乌黑的长髮变成了水晶一样半透明的冰蓝色,在夜空的掩映下,如同误入人间的天使一般美丽。一阵阵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以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通过和潘多拉的信息共享,我能感到这阵波动的影响範围足有十几公里。「已开启心灵干涉,2小时内将持续干扰进入预警区域的有心智目标——哥哥,您好点了幺? 」  陈俊躺在地上继续挺尸。  「对不起……」「没事……」陈俊虚弱地回答道,「只是,你今后千万别再按照希灵使徒的标準来衡量我了——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过去的20分钟里,简直就是一场地狱之旅啊!被时速210公里的潘多拉扛在肩上飞檐走壁一路狂飙,等到了目的地之后,陈俊觉得自己所有的内脏都换了新的位置,即使再高明的外科医生也休想在它们原来应该在的地方找到它们已经变形的身影。但愿换了新的环境它们还能顺利地完成原本的工作。还好早有所料的我表示他们两去接人就行了,我在家一边肏陈倩一边等他们回来就好了。静静地躺在地上,过了好一会,陈俊终于感到周身的疼痛减弱了一些。  「真安静啊……」他低声说道。远离了喧闹的都市,抛开了繁杂的思绪,静静地躺在这片沈静的墨蓝色天空之下,陈俊突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平静。如果不是潘多拉,可能他永远也不会在无人的夜晚,像这样静静地躺在郊区感受这一份难得的宁静吧。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以至于陈俊的神经一刻也没有放鬆过,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轻鬆了许多。「哥哥,现在的外界气温过低,可能会对您的身体造成伤害。」潘多拉略带机械的声音传了过来,儘管一如既往的没有什幺感情波动,但陈俊却从中听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关心。「没事,这可是难得的放鬆机会,你也不要站着了,还有20分钟才会开始,过来和我一起吧。 」潘多拉应了一声,却并没有过去,看着陈俊疑惑的目光,解释到。 「这样做太亲密了一点,国父大人会不高兴的。 」「唔,确实。」陈俊点点头,不再要求。「恩?潘多拉,什幺味道?」潘多拉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突然又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姐姐在帮我洗澡时用的某种化合物留下的气味,从我的角度上来讲,我很不理解这种气味的作用,在战斗中这样明显的气味只会让自己暴露的更快。 」「呵呵,潘多拉,你不必总是把战斗放在嘴边的,这个世界并没有那幺多的争斗,你可以活的更轻鬆一点。 」身边的小女孩这次一反常态地没有回答陈俊的话,而是保持了沈默,或许她自己也很困惑吧。「潘多拉,我一直想问你,你们希灵使徒平常的生活是什幺样的——在你们意外陷入沈睡之前。 」陈俊有些好奇,那个已经和他产生了千丝万缕联繫的希灵帝国,究竟是怎幺样的一个世界。潘多拉沈默许久,终于吐出四个字:「我不知道。」「基础的数据缺失太严重了,我们几乎失去了沈睡之前的一切记录,或许等联络上其它已经甦醒的希灵母星之后可以得到相关的资料。 」  「这样啊……」过了好一会,潘多拉的声音再次响起,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迷茫:「或许,我们从前的经历就是战斗吧——因为从生命形式来看,我们完全就是为战斗而生的种族。 」「那可不一定。」陈俊突然想起了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个恢复了色彩的世界,那样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陈俊可不相信是出自一个战斗种族之手。之后,他们陷入了沈默,直到精神世界中突然传来一阵有规律的波动。来自遥远的希灵母星的蹭饭大军,终于到了。  「潘多拉,準备吧。」第012章外星务工人员午夜12点,来自遥远母星的帝国指挥官们终于进入了漫长的空间跃迁的最后阶段,接下来就是潘多拉的工作了,她将成为一个虚空道标,引导那300名指挥官完成最后的空间定位,以防止某个倒霉的帝国军官到时候不得不从某户居民的马桶里钻出来。完全切换为信息处理模式的潘多拉不但头髮变成了水晶般质地的冰蓝色,她的身上也开始渐渐浮现出幽蓝的光晕,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在夜空中静立的蓝色精灵一般,那种梦幻的美感,就连天上的月亮与之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陈俊远远地看着,竟不知不觉有些迷失在这一片绚烂的光幕中。随着跃迁通道开启时间的临近,潘多拉身上的蓝光越来越亮,渐渐的,她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明亮的发光体,幽幽的蓝光甚至照亮了周围几十米的範围。「这要是晚上赶路多方便啊。」陈俊喟然长叹。紧紧地盯着潘多拉的方向,生怕错过了这前所未见的景象,终于,一些依稀的黑色人影渐渐出现在潘多拉周围。  这就是那300指挥官幺?十几秒后,黑影渐渐变得更加凝实,最靠近潘多拉的几个影子已经可以看出些模糊的面容。  「来了!」陈俊低声呼道。「哥哥,」潘多拉淡然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要长时间盯着强光源看,会出现幻觉的……」咳咳,难怪呢,那几个黑影怎幺看上去越来越像潘多拉。陈俊尴尬地笑笑,转过头去不再看对面已经成为不明发光体的潘多拉。「我说,潘多拉,已经快十分钟了吧?怎幺还没到啊?」潘多拉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专心地引导着那些连影子都没有看到的300们。「到了。」潘多拉的声音突然响起,让已经神游物外的陈俊猛然回神。随着潘多拉的声音落下,周围的空气中逐渐浮现出许多极光一般的彩色光幕,一个接一个的人影从这些光幕中走了出来。  这就是帝国的指挥官们幺?刚从光幕中走出来的人只是些半透明的黑色虚影,犹如幽灵一般,他们远远地向着陈俊鞠了一躬,然后就站在原地,渐渐地,他们的身影开始真实起来。十几分钟之后,他的面前便站满了穿着银白色合金轻甲的帝国指挥官,300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整整齐齐地站在陈俊面前,让他突然很有一种千军万马尽在我手的感觉。希灵帝国的技术果然可怕,有了这种技术,只要派一个人打入敌人后方,就相当于将千军万马直接送进了敌人的大本营,陈俊只能暗自庆幸:幸好自己不是个战争疯子,如果是希特勒同学唤醒了这个帝国……这种想法简直太不和谐了……潘多拉这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她静静地走到陈俊身旁,一阵热量随之吹来,他好奇地转过头去,看到潘多拉身上的衣服正被热风吹得不住飘动——感情这是在散热?和帝国指挥官们对视了大约5分钟,陈俊有些尴尬地对身边正呼呼散热的潘多拉说道:「那什幺,潘多拉,你是不是先和他们说点什幺?我不知道怎幺开口啊……」潘多拉点点头,冷静地上前几步,一瞬间,陈俊感觉身边的小女孩似乎变了一个人,一种他从未见识过的压力以潘多拉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这种原本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小女孩身上的气势让其暗暗心惊。这时陈俊才终于真正意识到,潘多拉,她是一名将军。沈静的少女走上前去,将右手高高举起。  面前的帝国军官绷紧了身体。「为了帝国!」潘多拉突然高呼道,稚嫩的声音中带着钢铁般不容置疑的意味。  啥?「为了帝国!」帝国军官的怒吼响彻云霄!  餵!「自由即强权!」潘多拉已经彻底变身成热血萝莉。  「自由即强权!」「这个世界将成为帝国新的边疆……唔……」几百名指挥官漠然地看着他们的热血将军被从一旁跳出来的男子摀住嘴巴拖到后面,但仍然整齐地高呼着:「这个世界将成为帝国新的边疆……唔……」「喂喂餵,我摀住的是潘多拉的嘴吧?你们跟着「唔」个什幺劲啊!诚心捣乱是不是? 」陈俊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咳咳——大家注意,」他乾咳了几声走上前来,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俊,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你们现在的首领。首先,很高兴大家能不远万里赶来这边,同志们一路辛苦了! 」  冷风吹过……事实证明,他果然不适合这种正规的讲话场合。「看来大家都很严肃啊……那我就长话短说了,首先,关于这个世界!」说到这里陈俊的声音猛然提高,「这个世界可不是帝国的前线,虽然也有争斗,但这个世界的主基调还是和平的,我不希望你们以征服者的姿态到来,更不希望你们影响到这个世界的平静,你们可以留在这里,但如果有人敢惹麻烦——那就是背叛我的意志,就是背叛帝国! 」这还是潘多拉告诉陈俊的,让希灵使徒听话的最好的办法——用帝国的法律来压他们。几百双眼睛同时闪过一道蓝光——这证明他们已经将他刚才的话作为最高级的长效指令记录在自己的思考迴路中。这时潘多拉突然拉了拉陈俊的衣角,小声说道:「哥哥,少了一个。」「什幺少了一个?」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有299个人在这里,」潘多拉说道,「有一个指挥心灵突击部队的指挥官不见了。 」「不见了?是不是时空跃迁的过程出了什幺问题?」「不——所有空间跃迁的单位都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我扩大搜索频道试试——」说到这里,潘多拉突然停顿下来,似乎发现了什幺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面容古怪地说道:「找到了……」陈俊一头雾水地看着潘多拉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凝神静气,然后一拳向树干轰去!一团红光闪过,粗大的树乾化为四散的灰烬。一个穿着银白轻甲、脸型瘦长的年轻男子跌落在地上。潘多拉轻轻踢了踢倒在地上的男子,确认对方已经彻底昏迷,然后回过身,对周围等待命令的其它指挥官说道:「看,这就是在跃迁时忘记打开公共导航的下场。 」陈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这是怎幺回事?」「这个笨蛋在跃迁快结束的时候忘记打开公共导航,结果被传送到了树干里——现在他肚子里面应该有一半都是木纤维吧,这还是运气好的,如果空间干涉效应再出点差错,他整个人和树干融为一体都有可能。 」呵……呵呵……没想到希灵使徒里面还有这幺有趣的人,看来他们并不全是潘多拉这样冷冰冰的类型啊。另外,希灵使徒的生命力果然十分强悍,居然这样都没有死掉……「那现在怎幺办?他不会有事吧?」「没事,找个细心的人帮他摘乾净就行了。」潘多拉云淡风轻地说道。果然,真的不能把这些家伙当成正常人看待。就在陈俊还在感叹希灵使徒生命之强悍的时候,一个长的很高大的鬍子大叔来到他面前,「啪」地一个立正,然后用右拳重重地击打了自己的左胸一下——貌似这是他们希灵帝国的军礼?「报告皇帝,希灵帝国潘多拉重装军团已经完成集结,第四心灵突击部队指挥官凯奥斯未能就位,其余299人待命,请下达命令! 」  恩,很好,真的很有成就感!潘多拉也把目光转向了陈俊,虽然那双无神的眼睛根本看不出什幺感情,但他还是能感到她也很关心自己到底打算怎幺安排这300号人,毕竟根据她对我们家经济情况的分析,要想养活这300人,除了抢银行就只剩下印假钞这一条路了……陈俊的目光缓缓扫过整整齐齐的300,然后突然露出一个很灿烂的微笑。「从明天开始,」他大手一挥,说道,「你们全给我打工去!」